33333...
2021-11-06
《东邪西毒》里有一句经典台词:你越想忘记一个人时,其实你越记得她。人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,如果可以把所有事都忘掉,以后每一日都是个新开始,你说多好。

《天下无双》里说:很多时候,爱一个人爱得太深,人会醉,而恨得太久,心也容易碎。婚姻是需要经营的,并不是一本结婚证就能决定一切。倘若以为结了婚,对方就再也不会离开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生活中有争吵是必然的,但切记冲动行事,有些气话一旦说出口,就再也回不了头了。

爱情对每个人来说,都是快乐的源泉,但快乐中又掺杂着很多其他的情感,例如痛苦、不舍、愤怒与厌恶。每个人所经历的爱情都不一样,被偏爱的人都是有恃无恐的,总是认为不管自己再怎么无理取闹也好,对方都不会离开自己。久而久之,对方也累了,爱情的疲惫期就到来了。

其实很多夫妻都会面临同一个问题,就是在一起的时间越长,彼此就越熟悉。双方考虑的都是生活,而不再是浪漫和情趣。爱逐渐淡漠之后,看对方哪哪都是缺点,内心产生对另一半的嫌弃和厌恶之后,就会开始在一些小问题小毛病上产生意见分歧,像是故意要与对方作对似的,内心就憋着一口气想要发泄。

有些人会认为,既然已经结婚了,那也就不用再考虑其他的,一心过好生活就对了。其实这种想法只有50%的正确率,生活虽然是生活,但也有爱,缺乏爱的夫妻,是难以为继的。

李俊是一个凤凰男,祖辈父辈都是在大山深处生活的人,他是同辈中唯一一个走出了大山的,也因此成为了家庭中的骄傲。

李俊有个妻子张海霖,去年刚离婚。离婚后的李俊十分享受重回单身的日子,不仅经常与朋友把酒言欢,还时常连家都不回了。他说自己的前妻是个脾气、身材、性情样样差的人,跟她离婚是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事情。

然而前不久,在李俊知道前妻再婚之后,他又一次醉了。当着兄弟的面,饮下苦酒落下泪。他舍不得前妻,他后悔了,他知错了,却也已经无能为力了,有些人,走了就是走了。

李俊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,自己排行第二。因为是家里唯一的儿子,所以从小他接受的教育就比姐姐和妹妹要多,但可惜父母经济条件有限,高三毕业之后,已无力再承担李俊的学费。他不甘心就这样待在大山,过着一眼望到头的生活,于是找父母要了几百块就只身前往繁华的城市闯荡。他做过服务员、送过快递、当过保安,最后选择了销售的工作,这份工作,给他带来了高薪和好的生活。

当了销售之后,口才提升了不少,也变得能言善辩起来。在朋友的引荐下,他认识了前妻张海霖。

张海霖长得并不十分出众,但她是个很干练的人,父母都是在单位工作的,在父母的熏陶下,张海霖自己也努力地考上了市里的公务员,凭着出色的工作获得不少领导的赞赏。

李俊与张海霖接触多了之后,慢慢被张海霖的正直和善良所吸引。李俊一直表现得也很绅士和幽默,这让张海霖对他增加了不少好感。三个月后,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,交往一年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。但李俊去拜访张海霖父母的时候,并不十分的受欢迎。

张海霖父母想让她找个门当户对的丈夫,但她不愿意接受父母的安排。她认定了李俊,认为李俊是个能吃苦的人,再给他几年,李俊一定会出人头地。于是张海霖执意跟李俊登记结婚了。没婚房,他们住进了张海霖的单位宿舍,在刘璐做好准备迎接美好新生活的时候,她却一次又一次地被现实所打击。

李俊每个月的工资收入变动很大,全靠业绩奖金过活,业绩不好的时候,每个月才领1500的工资,而他每个月都要往老家汇5000块生活费给父母,李俊入不敷出的日子,压力全压在张海霖一个人的身上。

这些张海霖是知道的,但毕竟孝顺父母是大事,张海霖也不好阻止,于是跟李俊商量说:“以后没钱的时候,你少汇点钱也行的。一个月5000块在老家肯定是用不完的,上个月汇多了,下个月就少汇点。要不然,家里也快揭不开锅了。”

但李俊认为,父母含辛茹苦地养他长大,现在他孝顺自己的父母,却遭到张海霖的反对,张海霖一点也不懂事。李俊不知道的是,他的做法,虽然孝顺了父母,却把张海霖推入了火坑。

一忍再忍的张海霖,与李俊大吵了起来,忍无可忍的张海霖提出要与李俊离婚,这种既没钱也没爱的婚姻,她一秒钟都不想再继续了。李俊好面子,肯定是不会挽留张海霖的,最后两人离婚了。

李俊恢复了单身。搬着行李自己去外面租了房子。以后不用再担心袜子鞋子乱扔被骂了,也不用担心喝酒晚回家被锁在门外了。离婚后的那几天,他把以前张海霖不允许他做的事情,全都做了一遍。但冲动和怒气消散了之后,他望着空无一人的家里,开始怀念起张海霖来。每每回到家都有可口温热的饭菜,整洁的客厅和房间,这些现在都不会再有了,喝酒喝到半夜,也不会再有人给自己打电话关心和问候了,现在再想听张海霖问一句“你什么时候回来呀?”也难了。

一年后,李俊在朋友的告知下,得知张海霖几天后就要再婚了。对方是与张海霖门当户对的人,前岳父岳母很满意,给了一套房和一辆车作为嫁妆。她们的婚纱照很美,张海霖笑得很开心,郎才女貌。

懊悔和不甘充斥了李俊的心,以前他们结婚的时候潦倒到要挤在一间宿舍房里度日,现在再婚却陪车又陪房;自己一直舍不得张海霖,想道歉、想挽回,但她却要再婚了?这次也许,是真的再也没有希望了吧。

李俊这次选择自己一个人喝酒,喝多了的他,嘴里不断念叨着张海霖的名字。店里老板帮李俊拨打了张海霖的电话,请她前来把李俊接回去,但张海霖说:“我们已经离婚了,什么关系也没有了,您帮他打张亮的电话吧,那是他的表兄。”

张海霖始终没来,李俊嘴里一直在跟张海霖道歉,但为时已晚。

1104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