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749...
2021-06-12
我喜欢男的,上初中的时候发现的,班里有个特漂亮的女生是我哥们,她说喜欢我,我一点儿也不高兴。我发现我长这么大,该情窦初开的时候,一个喜欢的女孩也没有,我似乎更喜欢男孩在一起。

我小心翼翼隐瞒这个秘密,上高中的时候,我喜欢上一个男生,隔壁班的班长,和我一个寝室。他喜欢我们班一女的,我拿他的外套穿,口袋里没送出去情书,看的我眼睛疼。我迅速和那个女生表白,她羞涩的跑远了,然后全班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,我有了第一个女朋友。

平时看她还挺顺眼,成了我女朋友后,看着怎么那么讨厌。我故意拉着她手从篮球场经过,在他面前亲她的脸。

他冷着脸走开了,我十分心痛。没多久他找了另外一个漂亮女生做女朋友,我头疼了三天,和女朋友分手,也强迫自己不再喜欢他。他高中没读完就去国外念书了,我抢了他喜欢的女孩,他也没同我闹翻,我们还是朋友。

大二那年,我第一次遇见秦洛阳。我扛着相机去拍新生入学,打算寻几个高颜值新生拍了做封面。天热的厉害,我正烦心融化的雪糕滴到我的拖鞋上,黏黏腻腻让我抓狂。他拖着一个简单的箱子从我面前经过,眉眼英俊,个子又高,漫画里走出来一般。

我被他吸引了。我扔掉半根雪糕跟在他后面,旁的新生都在家长的陪同下入学,他却只身一人。我去朋友那扯了袖章带在手臂上,装作不经意经过他身边,“你好,新生吧,需要帮忙吗?”

我觉着独立的他会礼貌的拒绝我,不等他回答,赶忙接了他的行李,“同学哪个院,我带你去报名处。”

“谢谢,医学院,临床医学专业。”

这让我着实高兴,竟是直系学弟,我想我这院草的帽子要摘了,让给他,我乐意。

我带他去了报名处,拿了宿舍钥匙,又找人给他领了生活用品,一路上,收获了他的许多谢谢,我也基本知道了他的信息,来自西城,家里开小诊所的,属猴的狮子座,平时喜欢看电影打球,没有女朋友。我觉得我这一天实在是充实。

当然,到最后我一张照片都没拍。

我们很快混成了朋友,我拉他去主持,他一下子就出名了,走在路上总是有女生偷看他。

院里公认的院花想跟他好,他也没同意,我开心疯了,我是本地土著,好玩好吃的我都带他去,那天喝多了,我问他怎么还不找个女朋友,灯光有点晃,他对我说,他在等一个人。

我想起他钱包夹层一张有些泛黄的大头贴,我还以为那个女孩是他妹妹。我难受了一段日子,强迫自己不再喜欢他。我请了长假,一个人游山玩水,可是心里想的都是他。我去寺庙烧香,话多的和尚说我所想之事太过艰难,还是早点放弃的好,我怒瞪他一眼,飞回去继续绕在他身边,他并不知晓我的心意,敬重我为他德高望重的师兄,我每日都想着如何把他掰弯,终不能如意。

他毕业那年,他心里的姑娘还没从美国回来。我去他的公寓小住,借口在家啃老被赶出来,他说蹭住可以,家务活得干。干什么都行,只要让我留在你身边。

房里一点姑娘的痕迹都没有,那天他说不加班,早回家,我像小媳妇一样给他做了丰盛的晚餐,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,幸福昏了头,胆子也膨胀了些,就表白了。

多年以后,我仍然记得他那番气急败坏的表情。我被他赶出了门,我在他门口等了一夜,第二天清晨等来的是我的行李,他当着我的面换了密码,叫我赶紧死心。

酒醒了,我心也凉了半截。我想,他换密码做什么呢,只要他不愿意,我怎么会不经允许进入他的家中,我不愿他难做。

我心里难受,又去了那座寺庙,吃了六个月的斋,从初冬到盛夏,胖和尚都还俗了,我还是没能忘记他。

我远远躲着看他,被他看见了,我试着与他打招呼,他竟也没恼,我欢喜极了,只是,明显的疏远与礼貌让我心疼,我们终不能回到过去了。

我去酒吧里买醉,遇见一个男孩,他叫许星辰,有着星辰般的眼睛,我们一眼就确认了彼此。

完事后,我们仍没有睡意,他枕着我的胳膊,小声给我讲他的初恋,一同长大的发小,他仍是小孩子心性,缠着我叫我给他讲初恋,我温柔的告诉他他就是。他高兴地亲了我一脸。

我们好了大半年。直到我接到秦洛阳的电话,他问我现在有没有女朋友,或者男朋友。即使许星辰就在我身边,我仍答没有。

他问我能不能帮他一忙,我欢喜的应着了。我还以为我苦尽甘来,欢喜的神情将星辰击的粉碎,我与他道歉,他一言不发的离开了我们的爱巢。

秦洛阳让我假扮他的男朋友,和他一起回家。这是我一直梦想的事情,即使是假的,我们一同坐高铁去他的家乡,我从来没有去过西城,却对秦洛阳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城市有着莫名的好感。

也许是对我愧疚,他对我极近容忍。毕竟我是真情实感,成功让他的母亲抓狂,第一次见面就当着我的面甩了秦洛阳一巴掌。

他的父母都是极有修养的人,难怪能培养出秦洛阳这样出色的儿子,他的父亲还是左撇子,右手垂在一侧,似有似无,我有心想问点啥,气氛压抑的厉害,我只好拼命吃菜,一桌子的佳肴,只有我吃的最开心。

阿姨怎么都不同意我们住在一起,大张旗鼓为我准备了房间,她的眼里充满了不信任,幸好是修养好,我总觉得一不小心,她要拿起棒子打我。

半夜我偷偷进了秦洛阳的房间,他生活了二十几年的房间,我贪恋的看着房间里的每一个摆设,他想赶我出去,我小声告诉他这样阿姨才能打消最后的怀疑,他犹豫了半晌,叫我老实点,允了我。

我躺在他身边,两米宽的大床,他离我极远。我望着他的背影,在昏昏暗的灯光下,那么近,又那么远。我的心里又喜又悲凉。他的初恋女友回来了,他们两家有些恩怨,阿姨不喜欢那个女孩,所以洛阳才想起我,叫我假扮他的男朋友,任何一个正常的母亲,在一个男人和一个仇家的女儿之间,大概都不会选那个男人。秦洛阳的算盘打得极妙,我却因此失去了我的小男孩。

当阿姨打开门看见我们躺在床上,她发出来惊恐的声音,近乎崩溃。我赖着吃了一顿早餐,然后被赶了出去。临近发车,阿姨将我赶上车,把洛阳扣下了。我想我就从那时候彻底失去他了。

我徒劳的与他挥手,他看着我,充满了歉意,阿姨看见了不免又崩溃,抓着他的耳朵,画面消失了……

我的任务完成了,收获了秦洛阳一条感谢短信。

我拖着行李箱疲惫的回到家,开门竟看见星辰抱着腿蹲在我们缠绵过的沙发旁。他抬头向我身后看,瞧见只我一个人,充满了欣喜,那种欢喜太过熟悉,我不免心疼。

他抱着我,亲吻着我,极近讨好,生怕我将他赶出去。我告诉他我去了西城,见了他最后一面。星辰撅着嘴告诉我他也是西城的,我才知道他身上那股吸引我的熟悉感来自哪里。他和秦洛阳一个小学,一个初中,一个高中。秦洛阳六年级的时候他三年级,秦洛阳初中毕业的时候他刚刚小学毕业,秦洛阳高中毕业,他也开始考高中了。

星辰告诉我他已经不喜欢他的初恋了,相信我也可以。我们谈了一场很甜蜜的恋爱,我们一起上插花课,一起学击剑,去世界各地旅行,在各种酒店安享我们的世界。

我甚至见了他的父母,也许是接受的早,他的父母还算开明。他缠着要见我的父母,还想与我去挪威领证。

我想我又要对不起他了,我没胆量带他回家。我还是不够爱他,能让我和父母坦白的只有秦洛阳。他和我大吵大闹,叫嚣着要将我们的事告诉我父母,我淡淡地说“随便。”

他失踪了半月,半夜醒来,发现他又躺在我的臂弯里,我们拿彼此都没有办法。

三十岁以后,我妈终于开始着急了,频繁给我相亲,她不能理解,她的朋友们的孙子孙女都会打酱油了,自己那优秀的儿子怎么就一个女朋友都没有呢。

我也不记得自己相亲了多少次,有刚满十八岁的大学生,也有快三十岁的女博士,妈妈的眼光不低,奇葩的女孩倒是没有几个。

和小鱼相亲那天,星辰又与我发了一通脾气,他的小本子显示我已经相亲四十六次了,比我岁数还大。他也就和我发发脾气,从不敢去我相亲那胡闹。

我答应他回来带他去吃大餐。

却遇见了小鱼,她是个美丽的女子,这不特别,只是她刚好喜欢女生。她十分坦白,说她有正在交往的女人,她还暗地里调查过我的情况,她和我一样,不愿意父母为难。

我们相处的十分愉快,她答应我,如果没什么特别,她还同意生一个孩子,让两边老人放心。

没有比她更适合的了。

爸妈都十分开心,和她的父母相谈甚欢,当月就敲定了婚期。

在小鱼生日那天,我结婚了。

秦洛阳和他的妻子来参加婚礼,小鱼的女朋友也红着眼做了她的伴娘。我太无耻了,星辰在我们的爱巢里开了煤气,半夜送去了医院,他刚醒来,我就让他死心,这婚必须结,他若接受,我们还能好,若不能,那只有分手。

他红着眼睛不肯说话,我软声劝他,除了婚姻,我什么都能依他。他突然大发脾气,将我赶了出去。

我太自以为是了,我以为,他离不开我的,他终是要在我身边呆一辈子的。

婚礼过后,我去医院看他,他早已跑掉了。

我托小鱼在公安系统的朋友查他的定位,才知道他跑去了上海。我想起他的初恋情人,一位二线的小明星林乔也在上海,我用了些手段,终于找到他的联系方式。

我拜托他照顾星辰,他毫不客气的给了我一拳。我带着肿着的脸,去看星辰,他在一家艺术培训中心做插花老师。来上课的都是些年轻小姑娘,这让我很满意。

那双我喜欢的手灵巧的摆弄着鲜花,我的心第一次微微痛了。我想冲过去抱住他,亲吻他,求他回来,却接到小鱼的电话,她说她怀孕了。

我默默退了出来。这个时候,我不能心软。小鱼说,有了孩子,两人就要收敛些,不然她不会那么轻易生下孩子的,这些都是我们婚前协议的一部分。

那就再等等吧。等孩子出生,我再什么对不起父母的,我再接你回来。

我回到北京,和小鱼的家中。小鱼说她的女友也走了。她们原本说好,就算小鱼结婚,两人的关系也不会变,可小鱼怀孕后,那个女孩也受不住,走了,小鱼伤心了半月,终是怕伤了孩子,生生断了对那个女孩的想念,专心孕育我们的孩子。

我想我和小鱼之所以能走到今天,大概我们是同一类人。自私又弱小,终结还是不能勇敢的做自己。

我们的孩子是一对可爱的双胞胎,我妈建议一个跟我姓,一个跟小鱼他们家姓,丈人听了欢喜,两家人走的愈发近,退休的四位老人常常一同带孩子,搓麻将。

身边的亲戚朋友都说,再找不见这样和谐的亲家了。我想我和小鱼的事,他们大多是知晓自己孩子的,所以拼命对对方宽容,宽容过了头,就成了亲密的亲家。

我偶尔会去上海看星辰,就像当年偷偷看秦洛阳。他一个人过的挺废的,一个人看电影,一个人在餐厅吃饭。他看见我也当看不见,我看够了就回北京的家看两个孩子,和老婆小鱼聊几句不痛不痒的话。

后来星辰搬进了林乔的家中,我原本心里郁闷,后来得知林乔的圈外女友也在,竟松了口气,我仍是混蛋的死心不改。

所有的一切都尘埃落定,我终于可以去带他回来,却发现他身边有了一个英俊的英国男人。我第一次求他,让他回到我身边。他犹豫半晌,说除非我离婚。

这有什么难的,我们的婚姻本来就只是一个协议,而那个协议,从孩子出生起,就可以作废了,那是我们共同的意愿。

他却对我说,“我骗你的,”他退了几步,鼓起勇气说,“就算你离婚,我也不会回去了。”

我想我是自作自受,我的心痛的不能自抑,我望着他的背影,哭到两眼模糊。

我最终没有离婚,小鱼不同意,她说不想给孩子一个破碎的家。而我看到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,竟也狠不下心。小鱼是个称职的母亲,她身边再也没有奇怪的女人们,她也是个称职的儿媳,父母的生日,她都记得清楚。

两个孩子三岁生日那天,我看见星辰在网络发的动态,他在挪威看极光,还和男友领了证,我才终于明白,我终于失去了他。

就这样过一生吧。半夜流着泪醒来,看见外出的小鱼鬼鬼祟祟爬到我的床上,轻轻抱住了我。我们从来都分房睡的,她含糊着说“我爱你呀。”
1320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