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749...
2021-04-04
我曾经的职业是深圳罗湖夜总会一名妈咪,身高174,长相不错,体型魁梧,齐肩大波浪卷,妥妥的霸气侧漏型女人,我本人姓王,人称“王姐”。

论我外型就足够有震慑力,加上我为人处事泼辣豪爽,送酒签单,和客户劈酒,连灌半打依旧脸不红头脑不乱。所以,手里的客户多,手下的女孩子也多,最多的时候手下有100多个女孩。为此我请了3个助理,帮忙带这些女孩,虽然女孩们不是每天齐齐整整都来上班,但最差也不会低于60个,是所在夜总会最强大的一支队伍,另几个妈咪成天给我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笑脸。

干夜场10余年,从最初土不啦叽的小酒吧的营销部长做起,慢慢积累客户,年纪大了,开始转型做妈咪,招揽的女孩由少变多,带她们去大型夜总会,由于我对自家女孩照顾有加,手头客户多,就算长相不咋滴、被陌生客人嫌弃的女孩也能被我强塞给自家客人,出来都是为了挣钱,我会不遗余力让自家女孩挣到钱,所以手下女孩会介绍新的女孩到我这来,慢慢裂变成一只强大队伍。

这一行名声不好,在大家印象中,来干这行的女孩,仿佛都有逼不得已的理由。其实不完全,手下的女孩们来自五湖四海,年龄有大有小,学历有高有低,家境有穷有富。从事这份职业的出发点五花八门,但核心出发点都是想挣快钱。

在这里诞生的故事,有悲催,有疯癫,有刺激,也有搞笑……

手下的女孩都不会笨到用真名示人,除非关系滚瓜烂熟后,才会得知走得近的同事真名叫啥。“女儿”们的艺名大致有彤彤,真真,宝宝,心心,姗姗,婷婷,珠珠,菲菲,晶晶,悠悠,笑笑,小美,小河,小溪的……化了妆和卸了妆,很难完全分辨出来谁是谁,还好上班佩戴工牌,上面有艺名。

助理会给我统计女孩们每月出勤率,出勤多的,管理费要交齐全,出勤少的,可酌情少收管理费。

女孩的收入,与相貌、运气、选择、勤奋都有关系,且听我一一道来。


相貌方面,长相出众或有特色的,自然被客人选中的概率高;运气方面,有些女孩遇到奇葩客人,一晚收入可超过我月收入,我月收入都是4万往上走;选择方面,夜总会有“坐素台”和“坐荤台”之分,坐素台只陪喝酒唱歌玩骰子,坐荤台除了陪喝酒唱歌玩骰子还有其他项目,收入比素台多几倍,可自行领会,不便多说;勤奋方面,每天都来报道,不管能不能顺利坐到台,至少比不出现机会大,除非生意特别差,落个打白板的结果,不然我怎么都会把她们塞给客人。当然还有些其他收入,客人在场子外面私下给女孩的小费是多是少谁也无从得知,也没资格管,注意安全就行。

女孩们的支出相对收入来说,就比较固定,第一是给自家妈咪管理费。第二给营销分成,当晚坐的是哪位营销的客人的台,第二天就要根据当晚收入,给营销分成。剩下的支出就是女孩自己吃喝玩乐、衣食住行、化妆打扮、扶弟魔、扶哥魔、父母奴的私人事。本人观点,花样年华的女孩子尽量不要从事这行,虽然职业无贵贱,但这行确实会直接或间接腐蚀你的身心,摧残你的辨别力,拖垮你的名誉。不管你是偷偷摸摸隐姓埋名做这个,还是大大方方做这个,它在你的心里始终占据一段记忆,抹不掉,忘不了,甚至影响你的未来。

说下我的“女儿”晶晶吧,95年出生,外形无可挑剔,肤白腰细腿长,深圳周边城市移居深圳,家里有房有车有生意。她2011年就接触到这行,只坐素台,小小年纪喜欢赌香港六合彩,下注还不小,一千两千三千下注,赌大小,赌单双,每个月赚的钱基本都被她输光。说句没良心的话,我兼职六合彩庄家,想买都来我这买,所以对于她的战绩,一清二楚,看着她的赌瘾,我偶尔劝劝,但我不会一直劝,因为做庄家我有利可获。

我问晶晶输了钱不心疼?每次都面不改色回答这有什么,总会赢回来的。她的潇洒与她年龄实在不符,严重怀疑她妈怀她时天天赌博,胎教影响的性格。我问她为何不读书,她会回答读书不好玩,挣钱好玩。选择来夜总会上班,是因为自由自在,赚的比其他工作多,学历不高加懒,做啥都工资不高,至于每晚出来,大概就是骗父母说在某某酒店做前台,带着她那盒兰芝粉底,卡姿兰眉笔,妮维雅洗面奶,躲在包间厕所化妆,躲在厕所包间卸妆,年纪小,加上天生丽质,淡妆足够了,好化好卸。如果真是我女儿,绝对不会让她这么小出来,不管做什么,就是不能这么小出来,尤其是女孩子,她的父母不晓得是生意忙还是咋滴,如此疏忽,确实不太称职。

晶晶在我这前后干了6年多,为了瞒过父母,前期撒谎,后期和其他女孩合租房子住。中途去过福田混,最后还是回到我这,从17岁饱满水嫩熬成22岁卸了妆面露菜色,赚的钱三分之二买了六合彩,剩下的除去买地摊衣服、吃外卖,就是打麻将输了,她除了不坐荤台,其他基本都学会了,抽烟喝酒,说粗话打麻将。

有次客人约我喝茶,喝完茶再打麻将,三缺一,叫了她配腿。大概是下午2点吧,二话不说,蓬头垢面,睡衣拖鞋,叼着一根燃烧的芙蓉王迅速赶来,那双死鱼眼配着那张干燥发白的唇,气色比我这老大妈还差。

毕竟年轻,经得住熬,陪我们打牌到晚上7点,全程一手夹烟一手抓牌,抓到差牌,口头禅比男人还男人,粗鲁泼辣,不过我喜欢晶晶倒是真的,不矫情,出来玩嘛,活跃点不冷场。晚上客人请吃饭,饭局中和客人劈了七八瓶二锅头,晶晶干掉三瓶,中途她说还要上班,就刨了几口饭匆匆赶回住处洗头洗澡化妆,晚上接着上班。

之后晶晶离开夜总会,亲戚给她介绍对象结了婚,我包了红包,但是不到半年就离了,晶晶给我说,因为她老公的伙计在夜总会见过她,而且不止一次……不管她怎么解释自己只坐素台,她老公始终不愿相信不能接纳,觉得她脏,丢人现眼,这事还被晶晶爸妈知道,恨铁不成钢,把晶晶暴打了几顿。悔恨的心情找不到形容词,丑事传开了,觉得晶晶这辈子玩完了。

再后来,我总是接到一些辱骂骚扰电话和骚扰信息,我知道是晶晶家人整的,若不是看在晶晶平时为我创收利益的情面上,我定会几万个曹尼玛回过去,最后忍无可忍还是回了句:与其污蔑别人荼毒少女,不如反省自身如何不配做父母,疏忽管教,还好意思指责?

终于消停了。

说完不爱学习,没有远见的晶晶,再说说另一个“女儿”菲菲。


2013年加入组织时26岁。深入了解她是源于她向我开口借5000块钱。印象中,她是个长得知性有气质,笑容治愈,165左右个头,齐腰黑长直,平时不咋爱说话,也不八卦的女孩,平时不咋给我惹事,比较讨客人喜欢,坐荤台的。这下向我借钱,必须了解了解原因:菲菲是家中独生女,从小到考上大学,一路顺风顺水,重点本科毕业,曾在外企工作过。

她说自己的人生本来阳光明媚,家人疼爱,事业稳定,没有大风大浪。因为一次坐飞机,认识现在的老公,导致人生混乱。

她老公初中文化,相识时是一个刚离婚不久且携带一娃的二手男人,和她是老乡。不晓得使了什么招数把菲菲迷惑到非他不嫁,为了这个男人,甚至闹到家人要与她断绝关系,那时她大学刚毕业一年,23岁。

认识男人前,菲菲还是个不谙世事只知读书工作的黄花大闺女,前途一片美好,父母绝对不允许一个二手男人从中搅和。换做任何一对父母都不会同意,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优秀女儿,岂能便宜一个带娃的二手男人,不说面子过不去,这女儿嫁过去以后得吃多少苦?从菲菲嘴里还可以了解到,这二手男人不仅文化水平低,长得不咋地,收入也不稳定,那次坐飞机是公司派他去谈业务,业务没谈成,倒是谈了一个优质老婆。

菲菲与父母对抗半年多,家里亲戚轮番洗脑分析利弊都没能让菲菲清醒,软硬不吃,誓死要嫁给男人。菲菲家人无奈,甚至找到男人好说歹说,劝他别祸害人,男人皮厚,这么优质唾手可得的未来老婆咋能轻易放弃,只一个劲说会对菲菲好。

一个死皮赖脸不放手,一个死活非他不嫁,闹了大半年,最后,菲菲家人妥协,操办了这场婚礼,菲菲嫁给二手带娃男人,直接给人当后妈。家人把菲菲送到男人那红砖屋后,转头就哭了,不晓得女儿将来会怎样。

事实证明父母的忧虑是对的,婚后一年,菲菲添了个儿子,男人儿女双全,但赚钱的能力一直跟不上。之前菲菲为感情事和家人闹,无心工作丢了饭碗,婚后怀孕也没有工作,一家人靠着男人微薄收入和娘家补贴艰难度日。

柴米油盐并没有击垮菲菲,她似乎做好了吃苦准备。男人在城里没有房子,租的老破小落脚。菲菲把不到一岁的儿子给婆婆带,自己随男人在小县城找工作,接连找了好几份工作都不如意,要么工资低,要么专业不匹配。为了改善生活,菲菲打算做生意,将来在县城买房,一家人过好日子。

靠着父母的面子筹到了启动资金,大部分是菲菲从娘家这边筹来的,只有一丢丢是男人这边贡献的,一共十五六万,两人在县城开了一家菜馆,信心满满,憧憬未来。

不幸的是,两人没有经验,欠缺运营思路,位置也没选好,餐馆一年下来尽亏,盘出去还倒贴4万多,新债旧债加起来有20来万。

所以菲菲跑来深圳赚快钱,她老公不知道她做什么,菲菲只说大城市机会多,工资高,自己有学历,有专业特长,让他放心,照顾好宝宝。

26岁的菲菲加入组织后,非常勤快,基本不休息,特殊生理期坐素台,其他时间坐荤台,用她的话说就是她肩上有好几个任务,要还债,要挣钱养家,要存钱买房……这次向我借钱是因为亲戚有急事在催债。

虽然菲菲是我“女儿”,但没有熟到可借钱的份上,这种性质的工作没有签合同也不知她住哪,万一跑了找谁说理去?她和其他女孩不熟,平时来往少,所以找到我,我意外且犹豫,她掏心掏肺给我讲了这些,最终选择相信借给她5000块救急。
菲菲没有食言,不到半个月就把钱全归还给我。我的一位客人很喜欢菲菲,有意包养她,每个月固定给她钱,菲菲怕惹事,不想有太多牵扯,一直没答应,或许她心里只想着她老公,工作也只是为了赚钱,绝不会付出感情那种。

我替菲菲感到遗憾,多好的一个清白姑娘,就因为命运安排,先嫁给一个二婚带娃男人,再为钱所困,瞒着家人从事这行。如果她男人能干一点,她完全可以去做一份体面的白领工作。按照经验来推测,菲菲将来会为她的所作所为感到呕吐,只是我没有提醒。

作为一个妈咪,没良心的想法就是女孩越多越好,反正不是我逼她们来的。有良心的想法就是,来到我手下,我会在能力范围内尽力让她们赚到钱。

奉劝女孩子最好不要从事这个,尤其是别在未见世面前,就带着单纯的头脑来挣快钱,我还有好多“女儿”故事,每个故事都是一种警惕。
1738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