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154...
2020-08-05
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曾在一个叫石家凹的村子里发生过一件怪事,怎么个怪法呢,听我给大家讲个故事,听完你就知道了。

相传石家凹村子不大,年年风调雨顺,家家户户都丰衣足食,村里人很少有穿打补丁的衣服。村北头有一片池塘,村民们都叫它小海子,一到夏季整个小海子里都开满了荷花,煞是好看。据说这小海子已经存有一百多年了,而且从来就没干涸过。



可无巧不成书,有那么一年闹大旱,一年都没落一滴雨下来,庄稼是颗粒无收,连种下去的种子都枯死了,对于庄户人来说自然是血本无归。好在村里人大多都有存粮,不至于街头乞讨。

村民们个个都愁容满面,三五个聚在一处,聊得全是这水的事。

有人说了:这样的大旱,咱村可是头一次遇到。

也有人说了:是不是咱村有人得罪了老天爷,这才惩罚咱们这些人啊?

那位就说了:和老天爷没关系,你们看那村北头的小海子,不是还没干嘛,就是水比以前少多了,还一股子泥腥气,村里人可都指着它吃水呢。

某天,打村北头来了一道人,到了人堆处就说:“你们这石家凹村里有邪气,这才使得今年大旱,要想天公作美,换得风调雨顺,那就要驱邪。”

朴实的村民都觉得这个道人有些道行,就把此人引荐给村长。村长听了道人的话,也颇为所动,反正也是无雨,不如就让他做法试试,死马当作活马医,没准儿还灵验呢。就问这道人要多少钱,如何做法,可需要帮忙?

道人就说他是替天行道,不收钱财,只需要五个属虎的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与他同去,才能拿住此邪祟。村长很是高兴,于是就在村里寻了五个属虎的小伙子,个个都二十啷当岁,正是有力没处使的年纪。道人和这几个小伙子说,今夜二更天的时候去小海子,各自回家腰间系一根红腰带。



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时候,道人领着五个小伙子出发了,在此之前就有交代,不许村民跟随,否则会影响施法。黑黢黢的夜里,几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村后的小海子去了。到了小海子后,道人从背来的褡裢里拿出一根红绳,大约长三十米左右,他对几个年轻人说:“我一会儿跳入潭中,将那邪祟绑住,我以摇铃为信,你们几个负责往上拉,但有一条要记住,不管听到什么声音,切不可回头看,要不将有性命之忧。”

小伙子们一听,面露惧色,个个都点头答应。道人把抓着红绳一头,另一头让他们几个抓着,说了句:“你们都背过身去,我要下水了,记住我说的话,不要回头。”

说完,道人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,小伙子们赶紧背过身去,手中紧紧抓着红绳,等待着摇铃声。道人跳下去后便没了踪影,只剩下一洼潭中水,泛着点点星月,不安地荡漾着。

约莫过了十分钟左右,岸上的小伙子们都开始有些焦急了,却都不敢回头看。正在这时,忽听得几声铜铃响。

叮铃——叮铃——

众人听到铜铃响,知道这是道人发出了信号,于是一同用力开始往上拽。开始的时候还挺省力,可拉着拉着就费劲了,像是拉着一个有弹性的东西,用力拉的时候能往前走一点,稍一松劲儿,就被往后拖一点。

拉了好一会儿,也没有把那东西拖上岸来。道人忽然在水中喊道:“用力拉,再有一刻钟拉不上去就功亏一篑了。”



小伙子们都开始拼命往上拉,就听得背后有类似牛叫的哞哞声,绳子也是往后一抽一抽的。有一个小伙子越拉心里越是好奇,这水里究竟是个什么邪祟,这么如此难以拉动,听动静咋和一头牛相似呢!

于是,他就趁大伙不注意,低下头往后看了一眼,就这一眼差点没把他吓死。刚好那个时候月亮也从云里钻了出来,水面上隐隐约约还是能看出个大概模样的。他当时回头就看到一个像磨盘大的蛤蟆,眼睛像皮球一样大,正在被他们几个往岸上拖,而那道人就骑在蛤蟆的头上。

这小伙子双腿都软了,喊了一声“娘呀!”松开绳子就跑。大家被他这一叫也跟着起鸡皮疙瘩,都猛地回头看,一时间都放开绳子逃跑了。

第二天一早,村长组织了许多村民来到小海子寻找道人,只是早已不见了道人的身影,只看到一条常常的红绳浮在水上,还有道人的一只鞋,漂在岸边的水草旁,道人是死是活,不得而知。

​​​​​​​​​​​​​​

奇怪的是,石家凹的村子过去了那个旱年,又开始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了。

几年后的一天,村里又路过一位云游僧人,在和村民化斋时问得此事,他微微一笑道出其中玄机。他说那道人并非真道人,而是专门寻山访水的憋宝人,民间俗称牵羊。他们行走在大江南北、深山老林当中,为的就是寻觅大地中的宝物。宝物分天灵地宝,蛤蟆属于地宝,想必也有百余岁了,修行不易,而他图的就是那蛤蟆身上的蟾酥珠。再退一步说,那年的大旱是地域性的,很多地方都旱灾严重,村民们是被那道人愚弄了。

大家听完僧人的话,无不惊叹,辛亏当年没被那道人得逞,要不那才是灾难的开始呢。至于那个道人,极有可能是等大伙跑开后,他被那蛤蟆拖入水中淹死了。从此,小海子很受村民的保护,不许生人在此戏水。
1161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