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154...
2020-06-24
前面和泰国的降头师斗法,和马来西亚的尸蛊师,这一次更加精彩和刺激,而且非常危险,比上两次还有危险。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吧,你会从中会学到一些知识的。
(二)


上回我说了,张宝在乱葬岗里面出了事找到我,想让我找师父帮忙处理。

可是我和师父找张宝的时候,张宝却离奇的失踪了,洗澡的时候没有带上我给的灵符,张宝穿着裤衩去洗澡,洗澡的时候,张宝就凭空消失了。

这事也太离奇了,张宝这是去哪里了?我在想。

我师父反应很快,盯着张宝的床铺,用乾坤袋里面拿出来一张半尺长的灵符烧了,口中念叨:乾坤道法,神鬼莫近,引路寻人,破!

说完把灵符给抛了出去,那道符在空中化作一个小人吧嗒吧嗒的走了,不过没有阴阳眼的人看不见,还以为在表演才艺呢,给张宝的室友都看傻了。

我知道师父知道张宝的八字,这是用灵符寻人呢,这灵符寻人乃是师父的绝技,不但可以用来找人,也可以用来找物件,不过找物件都是一些贵重有灵性的物件可以找到。

你别说我师父都七十多岁的人了,反应可灵活了,他话不多,但是办起事来特别利索,和我说,走,跟着。

好,师父,我们爷俩一路跟着小人奔走,小人在空中走的挺快,我们爷俩就一路跟着小人走。

出了厂子,小人好像通人性一样,都是顺着公路走,我们俩就一直跟着,几乎是跑着走的,师父身上背着乾坤袋和**剑,这**剑是用寒铁做的,特殊材料,很轻,所以师父不太费力。

我背着师父喝醋的葫芦和一件我随身用的噬魂棍,这个棍子是师父给我的,用特殊的百年桃花炼化的,当年据说别人用百万都没有卖给他的好东西。

噬魂棍有一尺多长,我用一个套套着也背在后面为了方便。

我俩追着小人跑,差不多跑了两个小时吧,我都跑出汗来了,累死我了,赶上马拉松了。可是师父却气不喘,身上也没有多少汗,腿脚灵活的很,这老头可真厉害。

小人跑到一片乱葬岗,我想这就是张宝出事的乱葬岗,他到底在不在里面呢?

这个时候小人一股火在空中就烧没了,这是目的达到了,小人就烧没了。

师父见小人跑到这里就烧没了,说了一句到结界了,然后搭着我的肩膀,用手做了一个虚的动作和我一起在一棵树边上的草丛藏起来。


到结界?师父结界不是神设的吗?鬼界也有结界?

师父小声和我说:一般的鬼或者是有些道行的鬼是没有能力设结界的,这里只是说一般的,而结界有阴阳之说,阴间的鬼也会设结界,和神界一样,所以会设结界的鬼一般都不简单,要么是鬼王,要么最次也是鬼将中的极品,也就是后期即将成为鬼王的鬼将,不过结界也是有时效和用途的。

结界不能够随便设,如果设肯定是有大用处的,鬼将设下结界一定是要晋升的,不然这会耗费他功力的,一般结界的设立只能在他晋升的几个时辰里面,也会耗费他百年的功力才能够设成。

我说:师父,鬼将大后期的晋升之后是不是就是鬼王了?

师父说:是的,不过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张宝上次能够逃脱被拘生魂了,之前我还不太理解,为什么普通人可以跑出来鬼将的抓获了,要不,别说张宝了,就是有点修为的道士或者是阴阳师只要被鬼将抓住了,又是后期的鬼将,必死无疑了。

我说:那为什么张宝一个普通人会逃脱呢?

师父说:你知道那个老头吧

我说:知道,不就是骗张宝算命要八字的那个老头吗?

师父说:对,那个老头其实不是人。

我说:啊,那是什么?师父,那老头是鬼吗?

师父说:不,那老头也不算是鬼,这老头的来历其实挺神秘的,这老头严格上来讲,不算人,也不算鬼,而是和鬼做交易的人,但是因为常年在墓地里面和鬼做交易,浑身都是阴气了,死而不僵,所以也不算是一个人了,你想想天天在墓地里面转悠,开门做生意的都是鬼来买,能算是人吗?

我说:那师父,这老头为啥和鬼做交易呢?老头和鬼做什么交易呢?

师父说:老头背着那盏灯叫“摄魂灯”但是这盏灯可不是孟婆那一盏,具体来历不明,但是这盏摄魂灯能让老头穿梭阴阳界,而且能在墓地做生意的也不简单,老头做的交易就是鬼需求什么就卖什么,以此生存。

所以这个老头才会引诱张宝说出来八字,因为纯阳之体的人,尤其是处男头上的光芒是金黄色的,老头有阴阳眼可以看到,但是老头要了解张宝是不是纯阳体,所以才假装算命套出来张宝的八字,然后老头的生意就来了。

我说:老头什么生意来了?

师父说:你没看这个乱葬岗东西两面的结界颜色不一样吗?

我仔细看了看是不一样,这个乱葬岗的结界不仔细看看不出来,东面的结界是偏红色,而西面的结界是偏金色,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。

我说:是,有两个结界,难道这里有两个鬼将要成王?

师父说:对,如果我没有看错,这两个鬼将道行和功力都差不多,不过张宝上次能够逃脱也是因为是两个鬼将要称王的原因。

我说:两个鬼将称王,把张宝分了不就得了。

师父用手轻轻的拍了下我的脑袋说:你个憨货,把张宝的生魂分了,它俩谁也升不了王,只能是一个晋升成鬼王。我估计是这个贩卖生魂的老头贪心,把张宝的信息卖给了两个鬼将,然后这个两个鬼将打了起来,张宝才跑了的。

我说:那挺有意思的,两个鬼将生活在同一片墓地,然后还都想晋升成鬼王。

师父说:嗯,这两个鬼将不但生活在这里,而且应该是夫妻关系,那结界颜色看的出来红的一半是女的,金黄色的一半是男的。

我说:夫妻关系?它们俩还打什么啊?

师父说:能做鬼将练邪法的能是什么好东西,夫妻还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呢,这两个鬼将不知道修炼了几百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生魂拘来了,能放过吗?

我说:也是哈,那师父,咋办啊?

师父说:容我想想如何破阵。

我说:师父,不行就算了吧,这可是两个后期的鬼将。

师父说:待我想想,没事,我们只要救出来张宝就行,鬼将后期的是不好对付,不过运用点方法骗过鬼将还是可以的,你等一下容我想想。

其实师父能来救张宝已经是下了很大决心了,师父是高人不假,可是毕竟是人,虽然是仙族转世,但毕竟现在士肉眼凡胎修炼的人,所以我深深的了解,这人和鬼,毕竟道不同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据我所知,鬼将后期是什么级别?那是晋升鬼王的最后一步,也就是随时能够晋升到鬼王级别的,鬼王那可是阴间都拿的没有办法的王族,鬼王的能力可是有目共睹的。

别的不说就说“钟馗”吧,钟馗不是阴司的判官,而是鬼王,虽然钟馗是正义的鬼王,只吃贪婪的小鬼,坏的小鬼,但是钟馗毕竟是鬼中之王,不是正牌的阴司官员。

阴司乃是阴间正统,管理阴间方方面面,所有到阴间的鬼都归阴司管。

可是阴间也有法外之地,这个法外之地就和阳间的黑帮一样各自为政,就连阴司的阴差也不敢随便踏入这些法外之地,这些法外之地的统治者就是鬼王,这些鬼王占山为王不说,可是呼风唤雨的,就连阴司也不敢随便清缴这些鬼。

因为修炼邪法的鬼王各个都有看家的本领,不是随便可以招惹的起的,阴司知道这些法外之地的存在,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提醒阴差办事的时候千万不要进入这里的,所以在阴司犯了事的鬼魂都愿意跑到这些地方成为鬼王的仆从,阴兵,以此逃避轮回。

那么鬼王下面最厉害就是鬼将,鬼将分前中后期,这是级别的偏差,而我所说的是高等级的鬼将,鬼将下面是鬼卫,鬼兵,鬼卫分前中期,也十分了得,鬼卫是鬼兵的掌管,一个鬼卫手底下有成千上万的鬼兵,鬼兵尽管没有什么太大能力,但是调动起来就不一样了,你想想成千上万是什么概念,一般的道士打鬼兵,群殴你,累也累死你。

所以鬼卫就已经很是了得,一个鬼卫前期就可以打退一般的道士,别说中后期了,要是遇上鬼将,稍微有点本事的,一般的道士必死无疑。所以道士或者是阴阳师遇到鬼将,只要是将级别的都不太敢轻易出手。

一个有能力,仙力高的高人,挑战鬼将一般前中期就可以打个平手,即使是赢了也是付出很大代价的,打后期的鬼将,尤其是这种要晋升的,别说两个,一个基本上就能打个你死我活。

所以我知道,师父要单兵作战,带着我这个半拉徒弟,要消灭两个鬼将后期,基本上很难全身而退的。

鬼将的能力非凡,修炼的本事也不同,但是这种鬼将如果提炼生魂为晋升的方式,那么必定是邪类无疑,如果是邪类那么挑战这种邪类你就要非常小心,它们的邪法一般都诡异非凡,花样百出,我知道的不少人或死或伤的就不少,我师父的一个师弟,张柏图就是和鬼将后期对决后,惨死在家中的,死状极其残忍,五马分尸的那种,头还生生让鬼将用嘴给咬下来了。。。。

但是师父之前也和鬼将,甚至鬼王级别的对战过,能像我师父这样级别对战鬼王全身而退的,恐怕世上也难寻几个这样的高人,但是师父曾经说过:鬼王,那是世界上,鬼界最可怕的阴魂了,没有事千万别去招惹鬼王。

可想而知当初师父是经历过什么才说出这么一番话来。

师父慈悲为怀,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会管的,像是师父这样的修真人,都是骨头硬的高人,胸怀天下不说,遇到不平的事情,只要是自己能力范围内的肯定会管。

张宝不过一个打工仔,和师父非亲非故,但是师父遇到了就一定会出手,不为金钱,不为利益,师父的慈悲真的让我佩服,我后来行走江湖的时候一定都是和师父一样心系天下的,不然一定会辜负师父对我的一片教诲的。

师父想了半天终于想了一个办法,他跟我说,,这次太危险,你一会听我的指令,我烧一个灵符,你跟着灵符变的小人走,走到小人烧完了的地方等我,如果在卯时的时候见不到我,你就赶紧回去,你放心我出不了事,你在卯时的时候就回去师父住的小木屋。

不,师父我要陪着你,无论是怎么样,生死我陪着你!我说

师父严肃的说:连师父的话都听了,你还想要我这个师父吗?

我含着泪水说:好,师父我跟着小人走,你一定要回来。

师父说:没事,师父不会有事。

于是烧了一个灵符,灵符变成小人吧嗒吧嗒的走,我跟着小人恋恋不舍的离开,真怕师父出点啥事。

接着这段是师父告诉我的,不然我也不知道后面咋回事了,师父这人特有奉献精神,这点是很多人比不了的,在生死关头师父第一时间就是想到保护我,他宁愿自己受伤或者是丧命,也不愿意我出啥问题,这是我伟大的师父让我敬佩一生的原因。

这边不说我跟着小人离开的事情了,就说说师父想的什么办法,师父这人不但是拥有超高的能力,对付这些脏东西其实手段也很多的,反正熟读兵书的师父都是智取的,他深知鬼将,尤其是这种大后期的鬼将的厉害,不能够强攻,虽然这一对夫妻鬼将不和,但是两个鬼毕竟也是修炼多少年的鬼夫妻。

如果真正联起手来,师父基本没有很难有胜算的。

可是师父有师父的办法,他知道这两个鬼将都将成为鬼王,谁抢到了生魂谁就有可能是新鬼王,这可是多少年来等待的机遇。

因为鬼将手下都有不计其数的鬼兵,一般的鬼将都有成千上万个鬼兵,因为收的鬼兵多了,鬼将肯定不能都认识,毕竟孤魂野鬼遍地都是,所以师父想出来的办法就是,让俩个鬼将自相残杀,然后营救张宝。

他先是将解难灵符烧了七张,然后拿出来一种特殊的药水,这种药水可以隐身,配合灵符灰一起抹在身上,师父就可以变成小鬼的模样,不过药水和灵符都是有时间限制的,差不多只能维持两个时辰就会失效,所以在这段时间内,师父必须要让两个鬼将打起来。

师父在做这一切之前是做好了功课的,他用拘魂的法器拘来了两方阵营的小鬼兵,详细的了解了一下情况后,叫什么,修行多少年,住在哪里之后,才乔装打扮的进去的,这对夫妻早就让下属称呼自己叫鬼王了,都希望自己是未来这里的鬼王,小鬼兵还说,这周围方圆百里是没有新鬼王的,所以他们俩才争起来。

在一切布置好之后,师父将自己的法器都藏起来,然后大摇大摆的去女鬼将的阵营中去了,女鬼将居住在乱葬岗的一个破屋子里面,这个屋子估计之前是哪个流浪汉自己盖的,废弃了很久,里面阴森恐怖,外面有看守的鬼兵。

鬼兵忽然看见有陌生的鬼来,都很警惕,穿着古代铠甲的鬼兵拿着兵器问师父,你是哪里来的?

师父鞠躬说:我是来给女王通风报信的

鬼兵狐疑的看着师父说:你找女王什么事?

师父神神秘秘的和鬼兵说:对方要动手了!我有详细的情报!

鬼兵一听这个,就赶紧和里面一个中年打扮的鬼卫报告了,师父一看这个鬼卫,差不多已经是中期的水平了,脸上是青色的,脚下有生魂链条,看来也是吃过生魂的了,能力已经很高了。

鬼卫找来师父,问了半天也没有什么破绽来,师父都提前编好了台词,说对方如何如何下手,要破这边的结局,抢老头手里的生魂捷足先登。

这鬼卫也是巴结的好手,一听师父这么说,就跑去和那个女鬼将说了,女鬼将躺在一张椅子上气的脸都哆嗦了,妈的,既然他无情休怪我无意!夫妻的感情一刀两断,本来还想好说好商量来着!

师父见了这个女鬼将,徐娘半老的模样,倒是生的俊俏,穿着一身的女古装将军战衣,显得英武不凡,又有一些狐媚,估计生前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。

师父说:后来他跑到男鬼将那里,也依样画葫芦和男鬼将说了女鬼将先发制人的事情,男鬼将长的威武雄壮,一身古代军官的装扮,中年模样,男鬼将一脸的络腮胡子都气的乱颤,他妈的,反了她了,当年要不是我,她能修炼到大后期吗?男鬼将居住在西边的墓坑里面,那里面不少的随葬品,估计之前不知道是那个富贵之人埋的地方,如今却成了男鬼将的居住之所。

夫妻大战一触即发,憋不住的男鬼将最先发起了攻击,带着鬼兵冲进了女鬼的结界,那叫一个惨烈,两口子打的昏天暗地,哪里还管着老头手里的生魂的事情。

老头住在乱葬岗的中间,井水不犯河水的地方,想着卖给哪个鬼将给的回报最多呢?却不想这两口子红色的军团和金黄色的军团扭打成了一圈,变成了黑漆漆的一片,里面战鼓声,喊杀声,鬼怪们相互残杀的哭骂声,刀枪剑戟的咣当声,乱成了一锅粥。

老头带着摄魂灯不知所措,站在那里看着发呆,这个时候,师父反应极快,一个灵符过去就把老头给定住了,老头对付普通人还是可以的,他的能力和鬼卫中期差不多,但是和师父对战,他不是师父的对手。

时间不多,师父也没有多停留,打开老头下面的大棺材,张宝就昏睡在里面,师父夹着张宝,拖着老头就跑,师父为啥拖着老头跑?那是因为张宝昏睡在大红棺材里面,但是生魂是在老头的摄魂灯里面,师父如果救下张宝就得让老头开摄魂灯。

这个时候那边双方打的不可开交,男女双方的实力都差不多,你来我往,男的拿个方天画戟骂着女方缺德带冒烟的,抢生魂当鬼王想的美。

女的拿着双刀骂男方是陈世美,不顾及夫妻感情,一拍两散!

这家伙在乱葬岗里面打的地都冒烟了,双方鬼兵鬼卫都不少,还有的骑着马,有的拿着武器,没有武器的就上牙咬,没有牙的就有什么使什么,反正是混战在一起也不知道谁输谁赢了。。。

师父顾不了那么多了,拖着老头跑,老头给打昏了,夹着张宝跑,张宝也是昏的,跑到我这边已经累的不行,师父放下老头后就给我说,摆阵!

我知道这是要紧事,就赶紧布阵,用灵符和五行旗在地方摆了一个天地玄门阵,师父坐在中间的八卦蒲团上面,念动真言:天地玄门,**道金,金木水火,四行变阵!着!

双手结成手印,指老头,一道灵符从师父手中飞出去,打在老头印堂上!

老头给吓的够呛,醒了之后见师父真身,真武真人!老头倒头便拜,我错了,我错了,真武真人饶命啊!

这个时候,师父头上金光四溢,身上万道霞光,仙气弥漫。。

赶紧将摄魂灯中生魂放出来,饶你不死!

老头磕头如捣蒜,好好,真武真人我马上放,马上放!

护法,在,我说

你把张宝嘴给打开,点了张宝的七窍印堂抹上阴阳水,让生魂入体。

是!

我一切照做之后,老头打开了摄魂灯,只见张宝的魂魄浑浑噩噩的从里面飘出来,我引导这个生魂到张宝身上,然后入体,张宝这个时候还在沉睡。

师父将老头给训斥了一顿,并没有为难老头,而是只收了他的摄魂灯,把老头赶走了,以后不准出现在这里,师父说,老头点点头,赶紧溜了。

我问师父,为何不将老头正法?师父说:阴阳都有自己的法则,老头虽然人不人,鬼不鬼,但是他是人身,虽然他做的是和鬼交易的生意,但是就和现在的警察抓坏人一样,阴阳都有自己的定律。

在说我没法将他正法,他不是鬼身,最起码还有一个肉身,如果我给他正法了,不是也知法犯法了吗?只能把老头赶走,收了他的摄魂灯,没有了这个灯,其实他就什么都做不成了。

原来是这样啊,我说。

这个时候张宝醒了,我们一起收了法器就赶紧离开了,后来师父给了张宝一个护身符,告诉他千万不要在随便的摘下来,一定戴着,这个护身符用个防水的给罩上,洗澡的时候也要戴着。

我问张宝当时你为什么摘下我给你的灵符去洗澡,张宝说,我根本没有想到去洗澡,可是当天迷迷糊糊的就脱了衣服,出去了,看来这是老头使得坏了。。

后来张宝怕在这边在出问题,收拾一切就跑到南方去打工了,这件事总算告一段落了。

写在结尾的话:
1.你还会把你的生辰八字给一个不相信的人么?
2.你会注意身后背一盏灯的人么?
1244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