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154...
2020-05-02
50年前这场暗黑实验,揭示当下所有社会矛盾。
根据某网站的数据,目前全球的人口是75亿多。

而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和联合国人口署不久前发布的最新数据,2025年世界人口将突破80亿,2050年将达到94亿!

不知道你是否想过这种人口的增长所带来的种种影响——生存空间及承载力、自然资源、气候、城市环境,以及随之而来的粮食问题、土地问题、社会问题、资源问题和能源问题。

而当人口数量真的超过了地球所能承载的极限时,会发生什么呢?

早在半个多世纪前,有一个美国人就已经想到这个问题,他的名字叫约翰·卡尔宏(John B. Calhoun),就是下面玩老鼠的这位。话说,约翰·卡尔宏是一位生态学、动物行为学家。在他的专业生涯中曾经进行了很多次试验。1968年,他基于对人口密度将会如何影响人类行为的思考 ,花了几年的时间进行了一项超级独特和超级黑暗的实验。实验的目的就是想研究:如果地球的人口密度达到极限,人类社会将会怎样?

实验要怎么做呢,简单说,就是建立一个“老鼠天堂”。

这个正方形空间就是老鼠的实验空间,后来在这里发生了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。这个空间每一边各有四条垂直的,铁丝网做成的通道。每条都通往一些老鼠窝,并且安装有食物和水的自动投放器。这些老鼠衣食无忧,没有天敌,没有自然灾害。而对老鼠的唯一限制,就是它们不能脱离这个空间。

他要搞清楚在只有空间的限制下,群体数量不断增高,会对实验对象产生什么样的影响。首先,4对老鼠被放入里面。住着宽敞的大house,有人提供着吃吃喝喝,简直幸福的冒泡!

老鼠的繁殖能力是非常强的,在这种福窝里面,老鼠果然很快就开始繁殖壮大。老鼠们的繁殖速度究竟多快呢?每55天它们就会翻一倍!到了第315天时,老鼠们的数量达到了620只!达到了最高峰!但315天之后,事情开始有点变化。

先是老鼠增长显著下降,变成每145天增加一倍。紧接着,老鼠的行为变得混乱不堪:

公鼠不再执行传宗接代的任务,而是开始抢夺地盘互相厮杀,战败的公鼠就会失去社会地位,最终只能选择逃避社交;

一旦公鼠不能保护家庭,母鼠就要挺身而出参与暴力捍卫权益,以致于母亲无法倾心照顾孩子,甚至将未断奶的小鼠驱逐出门;

而小鼠呢,先是被父亲抛弃,然后被母亲抛弃,最后因为没有爸爸妈妈教育,它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做一只正常的老鼠,最终被社会抛弃。但上一代的攻击、回避等坏行为,则被传递了下去……

到了600天的时候,它们的社会体系完全崩坏,行为彻底沦丧:

幼鼠死亡率高达96%,同类相吃,妈妈吃小孩,公鼠和公鼠互相交配;

选择逃避社会的老鼠成了“宅男”,等大家睡觉后才出来活动吃东西,它们不参与任何活动,包括求偶交配;

而新一代的老鼠呢,由于没有交配、养育或社会角色的概念,他们将所有的时间用来进食、睡觉和梳理毛发,被称为“美丽的人”。

等到最后一只幼崽诞下后,母鼠们便完全停止了生育,老鼠数量下降至灭绝。

这个实验叫做“老鼠乌托邦”。约翰·卡尔宏将这种社会崩溃称为“第二次死亡”。约翰·卡尔宏也将这个老鼠种群的命运视为人类最终命运的隐喻。换句话说,如果哪天人类社会人口密度达到崩溃的地步,人类的社会结构也将会崩溃,可能也会导致整个人类的群体灭亡。也有人说,动物种群和人类社会是不一样,不能划等号,但是,从这个“鼠群”的研究实验里,我们已经能辩认出了人类社会的多种形态。

首先,就是人口增速停滞。
在我们已知的过去100年,世界人口体现了爆炸性增长,但这十几年以来,世界人口增长率已经开始呈下降趋势,发达国家人口增长率不到0.5%,而中国更惨,2018年人口出生率为1.094%;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.381%。

如果按动物种群的繁衍方式来看,人类早就达到和越过了快速繁殖期,进入了滞涨期。但如果人口持续下降,必然会造成劳动力供应减少,劳动力成本增加,社会福利支出高,税收减少等等问题,人口将最终停止增长,老化衰亡。第二,再来看看“老鼠种群实验”当中最有意思的畸变期。

在老鼠实验中,优势雄鼠变得更具侵略性,攻击母鼠和幼鼠,交配行为也受破坏。

放在人类也是一样,现在从美国到欧洲到日本,都在声称社会已进入了“性爱降级”、“性萧条”时期。

在美国,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青少年风险行为调查发现,从1991年到2017年,有过性交的高中生总体比例从54%掉到了40%。日本政府2017年9月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,日本18岁到34岁的未婚者中,有超过40%的人没有任何性经验,高达70%的受访男并未在谈任何形式的恋爱,有45%女性和逾25%男性表示“无兴趣甚至鄙视性接触”。

第三,就是美丽鼠的出现。

“乌托邦”里还有一群喜欢梳理毛发的“美丽的人”。

在现实中是这样的:一项调查显示,韩国10%的男性都使用化妆品,而且,这股阴柔之风已吹向世界。而且,在世界范围内,同性恋以及各种不同性向、虚拟性爱等性方式,也在社会上占了越来越显著的位置。

原来,这些现象不仅从社会学层面,还能从动物行为学层面得到解释。

这些“美丽的人”,选择脱离扮演男性的社会角色,利用自己的名人身份,享受着年轻人的爱慕和追捧。

第四,就是母鼠的攻击性增强。
由于雄鼠无法再保卫它们的领土和雌鼠,各个放弃社交,当缩头乌龟,此时雌鼠变得具有攻击性,开始时担当保家卫国的重任,她们不再建造巢穴,放弃喂奶的天职……

这竟然与这一百多年来在世界各国风起云涌的“女权主义”风潮暗合了。在新中国成立以后,由于经济发展,迫切需要大量劳动力,“女性能顶半边天”,女性与男性同场竞争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女性更多参与雄性竞争,而不是在家喂奶。
但就世界范围而言,代价就是,孩子越生越少。

第五,最后,也是最可怕的,是失势雄鼠变得完全与世无争。
鼠群种族在畸变期繁衍减少之后,对他们的行为习惯的改变是不可逆的。

放在人类身上也一样,惧怕社交,失去与人互动的能力,他们可以整个星期甚至是整个月不出门,陪伴他们的只有电脑和手机。

总结:不过,人类也在不断打破原来的道德规则,建立新的规则。

但最重要的,人类和老鼠是不一样的。

这个实验虽然很丧很吓人,但我觉得也不用过于悲观。

因为,在过去这几千年来,人类靠着自己的智慧,不断打破食物匮乏与资源紧缺的壁垒,不断开辟出广阔空间、创造出新的循环。

人类懂得反思、能够远视,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了不起的成就。

最终,人类的走向会如何,我们还需要用更长的时间来验证。
1272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