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26...
2020-04-23
10年前我大学毕业,经过笔试面试,进了一家不错的公司。统一培训后,我被分到销售部,认识了我的师父。
  师父很漂亮,也很干练。当时经理要求我们几个新人必须在三个月内签下订单,否则就会影响转正。
  大概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,我浑身充满了干劲,雄心勃勃地想要一展拳脚。
  慢慢地我才发现,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,想让客户心甘情愿签合同并没有那么容易。
  像无头苍蝇般跑了两个月,我一无所获。后来师父看不下去,指点了我很多,还亲自陪我去见意向客户。

  在师父的帮助下,我成功签下人生的第一个订单,顺利转正。
  那会儿我刚跟大学处了四年的女友分手——她要出国,我们只能痛苦地选择分开。
  在工作上我目标明确,可是在感情上我真的很迷茫。我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另一半在哪里,该找什么样的,所以经常心事重重。
  有一次我对着电脑走神,师父跟我说话我也没反应。她看出来我是魂不守舍,当天晚上跟我聊了很久QQ,真的像一个姐姐一样关心我。她循循善诱,不但接下了我倒的苦水,还鼓励我好好奋斗,会有更好的女孩在未来等我。
  
那时我才知道,师父也就大我3岁,比我早参加工作5年。我现在的这点事情她过去都经历过,没啥大不了。
  从那一晚开始,我对师父建立起了亲姐姐一般的信任,跟她无话不谈,她要求的事情百分百完成。
  可能也正因为如此,埋下了未来见不得光的伏笔。

  师父那会儿已经有了男朋友,快要结婚了,未来的姐夫是国企老总的孩子,跟师父同岁。
  他大学毕业后就回到家乡考了事业单位,算是一表人才吧。因为他在县里工作,跟师父也不是天天能见面。
  转正之后,师父经常会让我陪她去见客户。那时候的应酬无非就是喝酒,师父无一例外替我挡了,说我要开车,让大家不要灌我。我当时就老老实实跟在她身边,并当好司机便可。
  就是那个时候,我见到了师父的另外一面。谁会想到在公司里干练精明的白领丽人,喝醉了酒竟然也会有很脆弱的一面呢?
  有些客户不那么老实,经常借着酒劲骚扰师父,师父又不能得罪他们,但更要保护自己,所有的委屈,只能在车里哭一场。

  可能当时激发了我的保护欲吧,我竟然发现我慢慢地有点喜欢上了师父,但我不敢说出来,毕竟我也是有底线的。
  2011年国庆节,师父结婚了,姐夫也调回了市里。当时我还客串了婚礼的摄像,看到他俩在舞台上恩爱的样子,我的心中有一丝淡淡的妒忌。那天晚上,我一个人去小酒馆喝了很多酒。
  也是那一年圣诞节,师父带着我参加了一个有外国留学生参加的派对。派对上有个外教喝大了,对师父动手动脚,在即将要强吻师父的那一刻,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把他扯开,然后用了一个擒拿动作(我学过柔道)把他摁住了。

  散场后回家的路上,师父开玩笑说:“弟弟身手可以啊,不然以后当我保镖吧?”
  我说:“别了,我怕姐夫不高兴。”结果师父一下子就哭了,她一个劲地说自己太矫情,太贪婪,搞得我很懵……
  下车后,她突然不哭了,很严肃地对我说:“弟弟,今晚真的谢谢你。”
  
从那以后,师父对我更加关心了,在工作上也帮了我很多忙。除此之外,她还介绍了妹子给我认识——同样也是大美女。
  我打心眼里感激师父,之后工作更加勤奋卖力,就是想报答知遇之恩。但是,画风突变的事情很快就来了。
  2012年初夏,我跟师父一起去香港出差,那一次在香港待了足足一周的时间。我们不但签下了一个大单,我还第一次游玩了东方之珠。
  师父带着我去了铜锣湾、油麻地、维港、大屿山、九龙仔公园、老启德机场,我玩得很是开心。

  我也注意到一个细节,师父这一次没有跟我保持距离,而是像情侣一样主动拉着我的手压大街,有时候还会挽着我的胳膊,搞得我当时很害羞。
  去兰桂坊,路人们都觉得我们俩是情侣,还有店员过来招呼我们点情侣专属鸡尾酒。师父当时很爽快地点了,然后招呼我一起喝。
  那晚我们喝得有点多,回到宾馆后,她到我房间又跟我聊了很久,我这才知道,原来姐夫有点渣。

  姐夫在县里的时候已经搞小三了,还不止一个,师父为了维持体面,一直忍着。
  结果姐夫不但不收敛,而且还发展到夜不归宿了,师父又没办法反抗——师父家条件不好,父母都是下岗工人,师父的妈妈有肝病,还是姐夫家在出钱医治。所以师父所有的苦只能往心里咽……
  说着说着,师父又哭了。我轻拍她肩膀安慰,她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,当时我一下子没控制住,结果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……
  回去的路上,师父说:“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,咱们还是最好的姐弟。”我点点头,从此守口如瓶,也刻意跟师父保持了距离。
  
不久,我和师父介绍给我的女孩交往起来。我当时是冲着结婚去的,可没想到,她却把我绿了,背着我勾搭上一个有钱的老板。
  我特别痛苦,师父听说了以后,就约我去了阳江海陵岛。师父告诉我,姐夫的小三给她打电话,让她让位。
  可能出于报复心理吧,师父那天很主动,我们从白天到晚上一直没出房门。
  那天她问我:“过去我要是选择你,现在的生活会怎样呢?”我说:“我还真没想过,可能我现在会更幸福吧。”
  师父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这是我们最后一次。”

  一晃6年过去了,我当上了部门经理,师父做到了总监的位置,我们依然是姐弟。我已经结婚并有了孩子,师父没离婚,有了两个孩子。
  公司里一直有关于师父私生活不检点的流言蜚语,姐夫似乎也没有收敛,俩人发展成各玩各的夫妻。我们再也没有在下班之后见面,平淡地过着各自的生活。
  但只有晚上等妻子儿子都睡着后,在阳台点起一支烟,这时候我才敢想,我的内心深处,其实一直有师父的位置。
  如果师父愿意接受,我甚至可以抛妻弃子去娶她。但是这种疯狂的念头也只敢自己一个人偷偷地想,绝不敢让家人知道蛛丝马迹。有时候妻子问我为啥莫名哀伤,我只能说,没啥,沙子进了眼睛。
1578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