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749...
2020-03-08
和他认识的时候,我们俩一分钱存款都没有。

刚开始,穷的要命,我们两个去厂子里给人家打了一整年的工,吃食堂,住宿舍,一天在流水线上工作11个小时。

两个人月薪加起来,6000块多一点。

打工的地方偏,我俩也舍不得花钱,一个月能剩下个5000块钱,给家里拿1000,去了零零碎碎,一年能攒下4万块左右。

那是我俩出去第一年,日子苦到吃苦瓜都比生活甜。

但说来也奇怪,那时候我从来都没有过一丁点念头说想和他分开,找个有钱的男人,再不济找个普通人也行,这种念头一丁点都没有。

那几年,他比我能吃苦,对我也好,他知道自己穷,拖累着我,他削尖了脑袋都要想各种方法挣钱。

他也跟我说过,不想一直过这种日子,先穷两年,日子会过好的。

对于穷人来说,挣钱的动力是无限的,我们在市里打工,不想方设法的挣钱,连块能遮住自己的屋檐都没有。

在工厂干了一年,因为一点工资的纠纷,我们两个一起辞了工,自己出来做小买卖。

一开始,推着小推车卖水果,躲城管,躲小混混,推着小车街头巷尾的走,怕天太热水果坏的快,也怕天下雨不能出来摆摊。

再后来,租个小店面,支起了个小烧烤摊,每天从下午5点,忙活到凌晨3点。

为了省钱,不找伙计,就我们俩人。晚上收摊的时候,我累的站着都能睡着,有的时候半夜睡醒了,眼泪哗的一下就淌下来了。

日子真他妈太苦了。

眼泪擦干,好日子也就来了,三年,我们两个赚了20多万。

看准了莆田假鞋卖的好,我们两个就去卖假鞋,两年之后,钱已经存到了60万。

钱真的能生钱,卖假鞋总是危险的,我们拿着50万,和人家合伙做起了化妆品,品牌做起来,月入几十万。

别墅盖起来了,车也接连换代,我也从那个和城管对峙的恶婆娘,变成了彬彬有礼的阔太太。

钱都有了,这时小三也来了。几乎是明目张胆的暗示,连续一个月不回家,每到周五就要加班,他一个老板,怎么能忙成这样?结婚第五年,他出轨了。我没有说太多,倒是他先摊牌了。

那天他喝了酒,回到家里看看坐在沙发上的我,又推开孩子的房门,见孩子睡得正香,他关上房门坐到我旁边。

我们两个一言不发,但谁心里都清楚,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。

终究是他先开的口,想离婚。

他说了很多小三的好,一句一句从他那醉醺醺的嘴里吐出来,我听着既恶心,又伤心。

他说,那个女孩对他很好,整个人心里都是她,一个月明明挣不到多少钱,还愿意拿自己所有的工资给他买一份生日礼物。

还说那个女孩贤惠,体贴,更能懂他心里想的是什么,她体贴到会提前一天发消息提醒他,明天要穿什么衣服。

他说这话的时候,我气的差点笑出声来。我的男人和宁可自己少吃一口饭也想让他吃饱的老婆说,你不够体贴。和陪自己住7平米出租屋的老婆说,你不够贤惠。

他嫌弃我不接送孩子,家务都交给保姆,却从不提当年支烧烤摊,和客人起争执,我拉架替他挨的那一板凳。

平常的日子,后背都是酸疼的,赶上阴天下雨,更是疼的要命。

他觉得人家一个月挣不了多少钱,还愿意给自己买礼物的时候,完全忘了,当初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,他连1万块钱,都拿不出来。
人家都说,衣不如新,人不如旧,到他的眼里嘴里,都是在用那个小三的好,来挑我的刺。

更可笑的是,他还说那个女孩善良。

我再也没忍住说脏话,我说善良你妈善良,一个明知道别人有老婆还要掺和进人家庭的女人,能善良到哪去?

我们大吵,孩子醒了,推开门,小心翼翼的在门缝看着我们两个疯子一样的父母,没有说话。

也就是那一刻,我妥协了。

孩子太小,不能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。

我不争不抢,离了婚,拿了钱,连和小三见上一面我都懒得见。

即便是不缺钱,单亲妈妈的日子也不太好过。

离婚之后,我重新捡起了以前做服装生意的人脉,从头开始,自己把买卖再做起来。

从选料到进货,物流到销售,每一步我都跟着把关,坐在办公室加班腰疼的厉害,绑上护腰咬着牙赚钱。

两年半的时间,借着电商这股热乎劲,我把实体和网店都做到了月销百万。

算一算,我一个人带着孩子,已经过了三年。我们做生意的圈子不大,即便我不用太关注前夫的生活,茶余饭后,还是能听见一些他的消息的。

我的前夫,听说和他的新秘书又搞到了一起,这个当初因为“善良”把我挤走的女孩,不知道又被哪个“温柔”的小三挤走了。
1369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