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26...
2020-03-07
(一)有一个姑娘,今年33岁。她年轻时,有一个男友。当时,她在事业单位工作,但编制一直没有办好,是临时工。

而且,她来自小镇,家里还有两个正在读书的弟妹,男友的父母反对他们交往。

一开始,她和男友还非常坚持。她也试图通过考公务员改善自己的处境。只是,连考两年,她都没考上。失落和猜忌,让她和男友矛盾渐多。最终,俩人分手。

分手后,男友很快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友,结婚生子。这姑娘第二年也考上了公务员,并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在国企上班的男孩子,也就是她后来的丈夫。

她坦言,结婚时,她不爱丈夫,只想成个家,给父母一个交代。当然,或多或少,也有证明给前男友看的赌气:“离开你,我照样过得好。”

生孩子后,经济和教养的各种琐事纠缠在一起,让她很是疲惫,和丈夫的关系变得更差。

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和前男友恢复了联系:他过得也不好,妻子是殷实人家的独生女,性格强势,花钱大手,对带孩子的他父母各种看不惯。

一来二去,她和前男友又见了面。惺惺相惜,他再次向她忏悔,向她表白,讨她欢心。后来,俩人有了婚外情。

对丈夫的嫌恶,对家庭的逃避,对旧情的执念,让她把加倍的爱和温柔都投入到婚姻外的那个男人身上。

她就像个倔强的小女孩,在年少时迷过的那条路上重新走下去。

当然,终于获得体制身份挺起腰杆的她,潜意识里也在通过这种隐秘的重得,夺回那个一度失去的男人,报复他那曾经势利的父母,补偿过去无数个暗夜里流泪的自己。

只是,她忘了现实今非昔比,也忘了有人本性难移。

婚外情维持了差不多一年,她丈夫发现了端倪,步步逼问,她交代了实情。

她问婚外的那个男人,接下来怎么办。男人说:“不行我们俩都离婚,然后我们结婚。”她信了,选择净身出户,离了婚。

如今,她离婚快一年了,那个说要离婚娶她的男人,还不敢和家人坦白,就连私下约见她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。

她渐渐看懂了,那个两次离开她的男人根本没有娶她的意思。

过去,他是慑于父母的压力,如今他是慑于家庭的责任。或者,他从来没有纯粹而投入地爱过她。又或者,他自始至终都觉得她配不上他的爱。

前几天,她想念孩子,想念以前的家,向前夫低头认错,希望能够复婚。已经有了新女友的前夫,果断拒绝了她。(完)


(二。第二个真实情感故事)
他和妻子结婚 12 年,生养两个孩子。他大学毕业后自己创业,遇到一个同道中人的提携,后来那人把自己女儿嫁给了他。

他说,妻子没有什么文化,也没有什么追求,但长相甜美,性格温顺,也算持家。他出身底层,是原生家庭的老大,把亲情看得很重。

所以,小有成就后,他和妻子的感情还算好,他也以为会这样一直好下去。

3 年前,公司搞一个活动时,他认识了一个女孩子,比他小 9 岁,还在韩国读过书,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和活力。

见一面后,他心心念念都是她。又见了两次,他送她礼物,向她表白,而后,他趁酒意满足欲望。

一开始,征服一个高傲年轻女孩的满足感,让他很兴奋。他变着法地逗她开心,送名表,送首饰,过年时发的红包都是以万为单位。

但不管他怎么表现,女孩子都是一副淡淡的模样:“我不稀罕这些,我稀罕的是你这个人,有种你就离婚娶我。”
他也认真地想过这话,但得出的结论都是一样的:他不会娶她,不是不喜欢,而是他更在意妻子、孩子和家。

他也坦言,或许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真的爱过那个年轻女孩,不过是通过她的身体和灵魂,来弥补自己灵魂中那个完美伴侣的缺口。

后来,实体经济越来越不好做,公司效益也越来越差,他面临转型。这时,和她好了一年多的女孩说她想买套房子,能不能向他借 80 万。

女孩的这个请求,突然让他非常反感:“本来觉得她挺不一样的,这段感情挺美好的,她一提钱,忽然就觉得她俗了。”

自从女孩说要向他借钱后,他渐渐就疏远了她,然后在某天拉黑了她所有的联系方式。他说,自己出轨后,事业就开始走下坡路,这是老天对他的惩罚。所以,他不能再和女孩子联系,更不能借钱给她。其实,他的回归,除了生意上的压力,更大程度上,是女孩张口借的那 80 万,切实触及了他的利益。

写在结尾的话:婚外情的结局,无一例外的宿命基本上是:

先动情表白的,往往是男人;但先临阵脱逃的,也是男人。后半推半就的,往往是女人;但最终破釜沉舟的,也是女人。

人生不长,请用到对的人和对的事上。男女对待感情有着很大的不同。

女人说不爱,结果一旦交付身体,就会越陷越深。男人说爱,结果一旦满足征服,就会退回原地。

男人是现实动物,考虑问题更理性客观,更注重权衡利弊。女人是情感动物,遇到问题很容易情绪加身,只顾当下此刻。

女人的感情像毛线,纠结着,缠绕着,疙瘩着,牵绊着,有时,解开一段情就要用一生。而男人的情感更像是水龙头,来的时候倾泻而下,走的时候戛然而止。
1215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