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749...
2020-02-03
我叫顾言,今年39岁,研究生毕业,江苏人,在上海定居生活,婚龄11年,有个读小学的儿子。

丈夫潘明,41岁,985名校毕业,嘉兴人,曾去日本进修,是一名软件工程师,年薪40万左右。

我颜值6分,身材修长,性格大大咧咧,爱结交朋友。

他长相俊朗,身材健硕,但性格内向,不善健谈,不爱交际。成天宅在家里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和电脑以及一堆我看不懂的代码打交道。

之所以详细介绍这些,是想说,我和潘明在硬核上相似,但性格上一个像夏天,一个像冬天,截然不同。

不过恋爱时,谁都没有把这事放心上,觉得男女一起,无非相爱,只要有爱,山再高,海再深,都不会是阻碍。

恋爱8个月时,潘明求婚,我觉得他无论外表还是经济优势都符合我择偶条件。

就爽快答应,把自己嫁了。我们在上海完婚。

也曾有过一段美好时光。

我在一家外贸公司做财务,潘明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研发。我们同起同吃同睡,他做早餐,我给他烫衣服,他做晚餐,我擦地。

那时,有房、有车、有点存款,婚姻还留有爱的激情,日子过得滋润,也没有矛盾。

想得最多的是,两个人生个孩子,三餐四季。就算在一起,什么话不说,什么事不做,都感觉幸福。

但后来,全变了。都说沙丁鱼罐头有保鲜期,牛奶、面包有保鲜期,爱情也有。当婚姻步入正轨,荷尔蒙和多巴胺释放回落寻常,我和潘明迥然不同的个性渐现弊端,最后变成不可调和的婚姻矛盾。

首先,在我怀孕生子阶段,我想要他陪,但他整天忙着搞研发,对代码比对我还在意,你想和他说说话,基本不大可能。

其次,婚后第三年,公公离世,婆婆搬来和我们同住,由于生活习惯和思想观念不同,我们爆发了婆媳矛盾。

几次下来,我受了不少委屈。需要潘明站在我的角度为我说话,主持公道,但他性格内向,又是孝子,加上公公离世,我不管有什么诉求,最终他都和稀泥,装糊涂。

婆婆看潘明护她,对我更耀武扬威。

有一次,6岁儿子被桌子绊倒,额头出血,坐地上嚎哭,保姆外出,婆婆遛弯,我在单位,而他在书房,竟没听到儿子哭。

还有一次,家里来朋友聚餐,我让潘明帮忙,他答应了,最终喊了五遍,他还在书房。

我对他发火,他也不生气,只慢悠悠地告诉我:不好意思,我忘了。

我只能两手摊平,两眼翻白,失望着说:天哪,怎么会这样。

我和潘明的婚姻,渐渐变得无话可说。

日子也重复着单调枯燥。儿子上寄宿学校后,连夫妻之事,都懒得做了。

主要是我的原因。

他倒没有出轨、家暴或者酗酒赌博等不良习惯,也没性冷淡,还把工资和奖金都给了我,平常也不出去胡闹。

但我对潘明不满意了。我夏天一样的个性,无法再跟冬天一样的他相处融洽。

就在我觉得这辈子,要这么乏味无望,压抑自己熬下去时,遇见了陈科。

陈科比我小三岁,也是江苏人,大学在杭州读,后来到上海打拼,开了家外贸公司。

我们在客户的年中晚宴上认识,当时被安排在同一个桌位上,而他偏巧又挨着我坐。

他是个长得帅气的男人,有点像当红男星李现,眼睛会放电,笑容神秘。那晚,我本没打算和他熟络,但他一直热情陪我聊天,和我说行业里有趣的事,又很绅士为我夹菜倒酒。

渐渐地,竟和他有了相见恨晚的感觉。

在洗手间遇见时,他说我像他大学初恋,我脸红了。回到桌位,他和我都喝了红酒,几杯下肚后,他加了我微信,人们在吃饭聊天,我们悄悄给对方发信息。

像极了爱情。
晚餐结束后,陈科提出送我回家。

我没有拒绝。

我们坐在后排座,什么话没说,后来他的手悄悄握着我的手。

我的心像闪电一般,过了一个激灵。抬头间,他对我微笑,那笑特别迷人。他说从没见过我这么美丽的女人。

我又何尝不是。

我们莫名其妙有了暧昧。不过起初也仅是暧昧。

他每天在微信里和我发消息,分享视频给我,说些热情得让人脸红心跳的话语,很多时候,也语音聊天,一聊总半小时以上。

晚上在家,也聊。没顾虑过另一半,也没顾虑对方家庭。大胆至极。

私下也约见面、喝咖啡,看电影,看画展,听音乐会,但没实质关系。

那时,我以为这就是所谓蓝颜知己吧?我想我们或许也只能到这一步。

但陈科却在一个有着月亮的晚上,买上了999朵玫瑰和一张去往昆明的机票,向我表了白。

他说他爱我,想邀我一起去大理看苍山洱海。

云南一直是我喜欢的地方,遗憾的是潘明从没陪我去过。但陈科愿陪我,让我欣喜不已。我着魔般同意。

也是那次旅行,直接改写了我和陈科的关系,我们从暧昧,一步跨进婚外情。

后面一发不可收拾。我们在昆明飞机上牵手,在去大理的绿皮火车上,相拥追忆青春,在洱海的夜晚,睡在了一起。

回到上海,更恨不得24小时在一块。

如有三天不能见他,我的世界会暗淡无光,要一周不见,会感到世界末日。

他说他也是。

他像个磨人的男妖精,缠着我,我把我火一样的热情和爱都给了他。

是的,我们肆无忌惮地偷爱,全然不顾未来怎样,也没给对方施过任何压力。

只想愉快在一起就好,拥有彼此身心就足够。所以我很懂事,他也很大方。

但感情发展到后来,完全失控。

随着我对他的爱不断加深,想要的也不仅是见面缠绵这么简单。我想和他结婚,他也想和我一辈子一起。我们有了不一样的期盼。

但只有一个顾虑,我们都是背叛婚姻的人,又为了真爱要离婚,作为过错方,势必在财产分割时要做出让步,弄不好会净身出户。

陈科说,他倒没啥,就担心没钱的他,不能给我幸福生活,他虽有个公司,但法人以及财务都是他老婆掌握,家里经济大权也是。

我告诉他我不介意,就像当初我认为潘明的性格像冬天也不会是问题一样。但陈科介意,不愿我委屈,说他会想一个两全的办法。陈科说的两全办法,是想我利用公司资源泄密客户资料,报价机密给他。

他把这些生意放在一个朋友的外贸公司,利润打另一个朋友户头上,为我们再婚打基础。

彼时我在那家外资公司做财务经理,确实掌握着公司大量客户资源,也和客户关系不错。只要我想,陈科说的事不是难事。

但开始,我不想做,毕竟对不起公司,后来经不住陈科的再三提议,更应该说是我经不起跟他结婚在一起的向往。

有了第一次,就有了第二次。我不断透露客户信息给陈科。他在我安排下,赚了一些钱。他和我约会定的酒店越来越高档,给我买礼物也更大方,但慢慢我发现,他赚了钱,但没再提离婚。

倒是我,有了陈科,和潘明关系越来越恶劣,还在一次争吵里,让他发现了婚外情。

他痛苦至极中,反思了他的错误,他不想离婚,儿子也不想我们破碎,但我破罐子破摔,铁了心要离。甚至以净身出户为代价。

最终潘明同意了,儿子归他,房子等儿子18岁后改到他名下。

婚姻最终散了,我本该难过遗憾,但因为有陈科,并没有多少难受。离婚后的我,一直等陈科离婚。

但当初热切想要完成的事,后来变成了遥不可及的梦。陈科对我还热情,不过这热情里,多少有了敷衍。

他不再每天和我发消息视频。理由是怕打草惊蛇。他哄我说为了未来着想,但我能感受到那种激情滑落的迹象。

一边他却不断要我客户资料,另一边要我帮他公关那些老男人,喝酒吃饭送礼。

我爱他,我愿意等,愿意为他做事。

但今年3月,有个和我要好的客户在酒店撞见陈科和一名女人在一起,他提醒我注意陈科的感情问题。虽没有说破,但我已经知道几分。

我调查了陈科,发现他除了我以外,还有其他女人,还不止一个。

我接受不了他的背叛,接受不了这种羞辱,接受不了他还爱着我以外的女人,她们凭什么和我分享他?她们有什么资格?

我和陈科摊牌,要他断了所有野花野草的联系。陈科解释说只是逢场作戏,叫我不要当真,他发誓只爱我一个。

他说,如果你担心的话,我们再做一笔大生意,我离婚娶你。

我说,什么大生意?

后来才知,他想我挪用公司资金,为他做本金。可笑的是当时的我,为爱迷失心智,为了尽快让他离婚,冒着犯罪危险,同意了。不过,就在我绞尽脑汁想如何挪用公司资金时,事情有变。

有个女人在深夜打我电话,说她怀了陈科孩子,希望我放手,成全他们。

她给我看了他们在云南洱海的照片。那个我曾经和他去的地方,定爱的地方。

我和她说:你应该找他老婆成全你们啊?

她说:陈科说要离婚娶我的,只是你和他有过感情,一直纠缠他,让他感到烦躁棘手。他说你有恩于他,但他不爱你,请你放过。

陈科就是个骗子,一直在演一场深情的戏,把我当傻子哄,利用我为他赚钱罢了。而我为他背叛公司,和潘明离婚,让儿子受伤,还差点挪钱犯罪。

说真,我不甘心,我找陈科要说法。我把那女人给我看的照片给他,他若不离婚,我说要把我们的事告诉他老婆。

他当即给我一巴掌。发疯一般摁住我,死死掐住我脖子,是那种不让我活的力气,让我渐渐失去挣扎,脸色发青。

他也许害怕吧,松了手。

但他告诉我,我和他的爱情结束了。他赚的钱,出于是我介绍的客户,提供的资料,他分我100万。算是对我的补偿。

但如果我不接受,要把婚外情透露他老婆的话,他就把我之前私密照公布,还会向我公司揭发我,还说要对我不客气。我从没见过陈科如此阴暗暴力一面。

我倒不怕他的威胁,也想过搭上性命去报复,只是后来想了很多方法,都感觉不值得。

这件事,说到底也有自己无知造成的罪孽,我拿着100万离开了那个城市。

只是现在事情过去几个月了,我很难释怀那段婚外情。

我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走出这些黑暗的时光。我经常做噩梦不敢面对过去,一想到过去的自己,我就恨不得打自己耳光。

写在结尾的话:为了一个骗子,轻易葬送了婚姻,唏嘘她为了那份露水情缘,差点走上犯罪的道路。

不过,庆幸的是她在阴差阳错下,终于看清了这个男人的真面目,没有在情感上受到挫折伤害后做出极端报复行为,葬送自己后半生幸福。其实,婚外情是一朵罂粟花,纵然盛开得再荼蘼灿烂,也不过是一个有毒的果子。

你碰了,就会被它侵入五脏六腑,一点点沉沦,走向深渊。轻则,失去家庭孩子,重则,身败名裂,走上犯罪的道理,严重的还会搭上性命。

如果你没有承担这些后果的能力,劝你千万不要步入它编织的美好陷阱。
1589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