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749...
2019-11-22
我叫李梅,今年二十六岁。家住深圳,是一家公司的会计。

家里兄妹四个,大哥和两个姐姐都已成家。父母张罗亲戚朋友给我介绍男朋友,人家一打听,知道我是熊猫血,都不愿意见面。

17年初,我在网上谈了一个男朋友。他叫王斌,在杭州一家房地产公司上班。从文字聊天到视频聊天,最后无话无谈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都有想见对方的欲望。10月1放假,我去了杭州见到了真人。

王斌长相一般,个头1米7左右,全身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。人有些腼腆,但是老实,实在,最重要的是不嫌弃我是熊猫血。

02
王斌家在农村,家里人是做小生意的。他有三个姐姐已经出嫁,用他的话说,家有两层小楼,不算多有钱,但经济条件也不算差,保证我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
我和家里人说了王斌的事,家里人特别的反对。太远了,如果受了委屈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可我不听,,家里人拗不过我,只有妥协。

我和王斌一起去了他的家。一家人热情地招待了我,做了一大桌子菜。他的母亲只往我碗里夹菜,夸我长得漂亮,高兴得合不拢嘴。

饭后我们在客厅里聊天,王斌把我是熊猫血以及以后生孩子带来的风险,都告诉了他的家人。他父母听了没有说话,屋子里死一般寂静。

我表明了我的态度,叔叔阿姨,我和王斌真心相爱,如果因为我的血型有所顾忌,我可以退出的,绝不勉强。

他的父母还是不说话。王斌站起来生气的说,退什么出?我的婚姻我做主,现在医学那么发达,别瞎操心。说完拉我上了楼。

03
晚上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想下楼喝水,打开门,听见王斌和他的父母在客厅说话。这女孩哪都好,怎么偏偏这个血型,要不你们散了吧。他母亲看着王斌说。
以后万一有个好歹,人命关天呢。王斌的父亲也附和着。

不行,我就喜欢王梅,没有万一,别瞎操心。王斌烦躁的起身上楼,我赶紧上床装睡。

第二天我就回了深圳。一段时间后,王斌告诉我,他的父母打消顾虑欢迎我成为他家的一份子。我听到这个消息,心里高兴的开出花来。

为了方便见面,我辞掉了深圳的工作。王斌也辞掉了杭州的工作,在他家乡的小县城里找了工作。我把我所有的东西,都寄到了这边。我们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。

不久我发现我怀孕了,王斌和他的家人都很高兴。每次周末回家,他的母亲变着花样做饭给我吃,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。

04
两个月后,王斌和他母亲陪我去医院做检查。医生检查后说,胎儿没有胎心,必须流产。我当时就伤心的哭了。

王斌搂着我,我们还年轻,孩子以后会有的,现在最重要的把身体养好。

我的大孙子呦。王斌的母亲心疼的搓着双手。

在手术后养身体的日子里,时不时地听王斌的母亲和王斌在说血型的事。我对他们家有些失望了。

身体恢复后,他们家的家务我全包了。王斌的父母做生意很忙,能做的尽量做。可他们家人对我越来越冷淡。这一切我看在眼里,突然想我母亲了。

在一次周末的中午,我做好饭让王斌下楼吃饭,楼上楼下的跑了几次,他躺在沙发上玩他的手机,一动不动。

后来被我叫烦了,冲我吼,“滚”。我当时愣了,不敢相信那个字眼是从王斌嘴里发出来的。下楼后眼泪不争气的下来了。

他妈刚好收摊回家,看到我坐在桌子边哭,问我怎么回事,我把经过告诉了她。

王斌不是故意的,“滚”字是我们这边的口头语。走,我带你去超市散散心,别给他一般见识。说着拉我起身去超市。

听了王斌母亲的话,心里好受了一点,虽然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。

05
从超市回来,王斌还在玩手机。我突然觉得王斌变了,对他了解的太少。今天他的态度,使我心里有了一丝丝的不安。

晚饭后,王斌给我道歉,说他白天太冲动,不该对我发脾气。我的心一软,原谅了他。

18年初,王斌一家人想把结婚日子定下来。我和家人打电话商量,父母亲说,一切按王斌家乡的风俗办。唯一的条件就是婚前让王斌一家去深圳见一次面。

王斌家人同意了。结婚定在今年5月1号。

去年年底的一天,我姐姐打电话告诉我哥哥出事了,我赶紧回了深圳。

哥哥出车祸去世了。父母一下子老了许多,料理完哥哥的后事,我打算在家里陪父母一段时间。哥哥走了,嫂子丢下两个孩子回了娘家,再也没回来。

父母不同意我嫁给王斌了,想把我留在身边,我不答应。后来动员所有的亲戚朋友来当说客,我都以沉默来回答。王斌也打电话催我回去。

最后父母叹气了,女大不中留,走吧。他们的眼里我看到了失望。

他们告诉我,结婚只有大姐参加,他们长途坐车身体吃不消,还得照顾两个侄子侄女。我的终身大事,父母不能参加,我的心情很失落。

回到王斌家,告诉他结婚时我的父母不能来了。没想到他轻描淡写地说,只要你来就行,别人无所谓。

我愣了,那可是我的父母呀。王斌见我愣在那里,我没有别的意思,路途遥远,怕你父母吃不消。挑个日子,我们去拍结婚照,准备一下结婚的用品。说着拉我上楼。

06
近几年结婚,流行穿唐装,我也想穿,觉得唐装透着古典美。王斌的母亲说,穿唐装就像唱大戏的,不好看。我还想说什么,王斌向我挤挤眼,我只好同意。

我买的床上用品都是素颜色的,我不喜欢大红大紫。王斌的母亲非让我换了,说大红大紫喜庆。

是我结婚,又不是他妈结婚,处处要按照她的意愿买东西,王斌也不帮我说话。我不知道还能顺从多久。

床上用品也换了,所有关于结婚的东西都准备得差不多了,我却越来越不想结了。

想想我的家人,想想王斌的变化,还有他母亲一切当家做主的样子,很纠结这婚还要不要结。
1365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