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749...
2019-11-22
底层女公务员的奇葩相亲经历……。

小A是我的大学同学,好几年未见,此刻她坐在我的桌对面,正百无聊赖的拿吸管戳杯子里未融化的冰块。

从2012年大学毕业后,我俩就再也没有见过了,她变化很小。她仍旧是那个不擅打扮的女子,30“高龄”依旧穿着白T恤,牛仔裤,白色板鞋,活像个高中生的样子。

“什么时候从南京回来的?”我唐突的开口问,我知道她目前未婚,而南京那段恋爱几乎成了她的逆鳞。

“14年就回来了,我一离开他就结婚了”她叹了口气。

我的记忆又回到了刚毕业那年,小A顾盼神飞的样子,她身高165,身材匀称,脸的轮廓很流畅,眼睛大大的,长发飞扬,若不是肤色稍微有些黝黑之外,也算是女神一枚了。

毕业的时候,班上好几个男同学在追求她,可小A依旧从小城奔向南京,只因那里有她网恋3年的男友。

程宇,南京本地人,高中学历,依靠家里关系进了一家国有工厂做技术工人,毕业那年,他因忍受不了工厂的三班倒,辞了职,靠失业保险的津贴混日子。小A家境殷实,本科毕业,父母在家乡银行找关系替她安排了工作。

按理,程宇是配不上小A的。家里人轮番劝说,同学闺蜜也帮劝分析,依旧改变不了她的决心。

因为她爱他呀。

小A像飞蛾一样扑向了南京。

在南京的两年,自然是过的不好。我们在宿舍微信群里,听她抱怨过出租屋的阴暗逼仄,蟑螂老鼠肆意横行,也听她诉说过在吵完架后流落街头的清冷无助。

好在,她终于还是回来了。我一度很羡慕她的自由自主,可以为了爱情风尘仆仆飞奔而去,但事实证明,飞蛾终究是飞蛾。

02 结婚是一种使命
女人为何到了年纪就一定要结婚呢?这似乎是一个社会性问题。

小A回家后顺利考上了公务员,在乡镇上的司法所做基层员工。她自嘲说,在南京因为缺钱,所有空余时间都躲在出租屋里看书,原来还是有益处的。

刚回来的一两年时间,小A把自己封闭了起来,像一只受伤的鸵鸟。等周围催促的声音已经强烈到她无法再忽视的时候,她已经28岁了。

28岁时一个尴尬的年纪,谈恋爱太老,仓促结婚,她或多或少又有点不甘心,这一辈子,就真的要守着一个不爱的人想看两生厌了吗?

无可奈何的,小A还是加入到相亲大军的一员中了,她自嘲到,从28岁到30岁,她家方圆20里的未婚年轻男性,怕是都跟她相过亲了。

现实中的小A相亲时异常尴尬,她的条件说好不好,说差不差,家境殷实,工作体面,相貌姣好。她要求的也很简单,本科学历,身高在172cm以上,工作稳定,品行温和,单身未婚男士。

尴尬点在于她的工作,在相亲时候,简直成了鸡肋。因为她无法放弃工作,但是乡镇上适合的男青年非常少,本科以上的男生几乎都会在毕业后留在城市。乡镇里唯一合适的就只有3类:警察、公务员、老师。在这3类中再找一个28岁以上,比她年纪略大而又未婚无对象的男士,几乎没有。

正有一个30来岁的单身公务员,她不禁心里嘀咕:这人有什么隐藏的毛病没?三十好几了还没有处对象?

林林种种的原因加起来,使得她相亲异常困难,婚姻真的是必需品吗?她在心底自问。

03 相亲日记
相亲男1:

16年初的时候,小A相过看起来还算靠谱的对象,小伙出生在军人世家,长相顺眼,自己在西安某军区,目前是连长级别。除了学历不太够之外基本满足小A的要求,父母都说不错,小A也打算认真处一下。

正式约会的第一天,在饭桌还算正常,殷勤有理。晚饭后讨论去哪里时,小伙的一句话吓的小A落荒而逃。

他说:“我好久都没碰过女人了......”

......

这句话带有的暗示性太过强烈,小A火速撤离,拉黑,一气呵成。

相亲男2:

经历过此事后,小A下定决心不在学历上让步。凡事身高和学历不够,长相太不顺眼的都在第一轮被小A给Pass掉了。小张是第二个让小A有进一步了解欲望的男生。

他是本地乡镇上的老师,文质彬彬,待人谦和。小A一度下定决心不再挑剔,就此安度余生。

可生活偏偏就不轻易让人遂意。

在准备谈婚论嫁的时候,小张莫名的试探小A,她一向大大咧咧也没察觉,在临去领证前两天,小张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“小A,咱们结婚,你家到底能出多少嫁妆?”

小A只当他忧心彩礼的事情,安慰道:“我爸妈说了,咱俩虽然工作体面稳定,但薪资较低,所以就不问你家要彩礼了,只要咱俩把日子过好就行。”

“我知道你家不要彩礼,你爸妈已经说过了,但是嫁妆呢?到底有多少?”

“不要彩礼,还得出嫁妆吗?”小A猛然一惊。

“当然要嫁妆啊,要不然我娶了你,哪辈子能在城里买上房?再说看你的家里也挺有钱的样子啊。”

"呵呵......"

对于这种没志气打算空手套白狼的男人,小A不愿再说什么,再一次礼貌的说了再见。

相亲男3:

小A以前不看重经济条件,经此一役,不由得把经济状况良好也加入必看条件之一。

小徐是小A相亲中最让她有感觉的一个,长相帅气,家境良好,多才多艺,本人也积极上进,情商也高,连小A的父母都连连称赞。小A陡然间有了勇气,虽然相亲过后,男方还没有表态,她也尝试着主动了一回。

但小A不只是主动了一回,以后也一直走在主动的路上,主动问安,主动约会,主动找话题。小徐一直在省城上班,但老家是在小A工作的镇上。小徐的父母也很满意小A,常常下班后让她去家里吃饭。

但是她俩呢,却一直没有进展。徐先生给小A送过玫瑰花,半年来也见了两三次面,每次小A问起现在两人算不算是在交往了,男方都闪烁其词。小A常常忍不住要打破砂锅问到底,但又怕得到一个否定的结果。

她害怕失望,于是又开启了鸵鸟模式,自欺欺人不愿意醒。

直到徐先生正式的从省城带回来了正儿八经的女朋友,这段荒唐情愫才算告一段落。

这半年里,小A又算是什么身份去他家里里里外外的帮衬呢?

徐先生说:“对不起,我父母喜欢你,说娶了你就有人照顾家里老人了,但我不会回小镇上去,难道一结婚就要开始分居吗?所以,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你......”

对不起.....

小A没有说话,梦醒了。

04 尾声
小A坐在我的对面,用轻嘲的口吻说,后来,她还遇到过很多奇葩的男士,有对话文艺范十足的愤青男,有无所事事还看不起别人的傲娇男。

“我累了,或许我这辈子都找不到适合我的那杯茶吧。”

在小镇上,适合的男性太少太少,而小A的相亲对象又跳不出这个圈子,这确实是个难题。

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,当你觉得力不从心时,莫如将一切托付给时间。
1349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