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来...
2019-10-12
2013年年末,我意外地接到高中同学徐丽萍打来的电话,告诉我,高中同学大年初四在武汉一家大酒店聚会,要我一定参加。

  我与老公罗宇都是武汉人,是在上海读大学的时候认识的,罗宇是硕博连读,我毕业后就留在上海。2005年我们在武汉结婚,2007年后生下了女儿。2008年,老公博士毕业后,我们回到武汉。老公到一家建筑设计院工作,我进了一家保险公司。2010年,老公辞职与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建筑装饰公司。因为高中毕业后在上海待了多年,我与武汉的高中同学基本没有什么联系。老同学邀请我不能不去。

  大年初四我怀着兴奋的心情前往香格里拉参加同学聚会。聚会中,我还见到了曾经热烈追求过我的刘志威。曾经貌不出众的他,如今已经是武汉某银行的支行行长了。他对我说,这些年,他四处打听我的消息,但一直没有结果。我得知他一直在武汉读书,毕业后应聘到现在的工作单位。2008年和他现在的妻子结婚,他老婆在一家医院当护士。

  聚餐后刘志威开车送我回家,我们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。那以后刘志威隔三差五发短信问候我,出于礼貌,我都一一回复。

  2014年我女儿要上小学了,我和丈夫想让女儿到附近一所重点小学就读,可我们家的户口和那所小学不属于一个片区,我和老公四处“活动”,但始终没有眉目。我突然想到刘志威人脉很广说不定可以帮上忙。于是,我给他打了个电话。在刘志威的帮助下,女儿上重点小学的事很快搞定,赞助费只需缴纳1万元。为了表示感谢,我和老公特意宴请刘志威。酒桌上,刘志威谈吐幽默风趣,见多识广,气派不凡,相比之下,老公显得呆板木纳。饭毕买单时,服务员告诉我们,刘志威已经买过单了。

  老公得知刘志威是银行行长后对我说:“你怎么不早告诉我,你这位同学是银行行长呢?你知道吗,银行经常有网点需要装修,如果你这位同学肯帮忙的话,我的公司就不愁没有业务了。”我开始觉得难为情,不同意,在老公的苦口婆心下,我答应跟刘志威说说这事。

  我对刘志威说了老公委托我办的事后,刘志威说,银行网点的装修承包给哪家公司,一般都是以竞标的方式产生,不是他说了算,但他可以尽力帮忙。不久,刘志威管辖的支行新增设的4个营业网点需要装修,刘志威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,老公顺利接下了4个网点的装修工程。几个月后,4个网点的装修顺利完工并通过验收,这笔业务为老公的公司带来了100多万元的利润,公司顺利度过难关……

  为了感谢刘志威,我提出我们夫妻两请他吃饭,他却要我单独请他,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。我们去了一家江边一家西餐厅。我一脸感激地对刘志威说谢谢,他却调笑地问我准备怎么谢。我一时语塞。他捉住我的手吻了一下。吃完饭,我们到江滩散步。江风阵阵吹来,刘志威赶紧脱下外套给我披上,用手轻轻揽住我的肩。我没有拒绝,只觉得心里一阵悸动……

  那以后,刘志威隔段时间便会约我见面,每次出差还会跟我带礼物。随着接触的增多,我对他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,如果哪天接不到他的电话,我就会觉得怅然若失,他出差时,我也会盼着他快点回来。虽然我们在一起只是喝喝茶、唱唱歌、聊聊天,最多也只在分手时他给我一个拥抱,但我感觉自己的精神已经出轨了,不知道继续下去会发生什么。我觉得对不起老公,但又无法克制自己的感情。你说怎么办?
1239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