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26...
2019-09-18
我踉跄着步伐走在晚上11点的深圳,一阵凉风吹来,我打了个冷颤,却没能带走我身体的热量,反而让我感觉到燥热和眩晕。这该死的夏天,我竟然发高烧了。

昏暗的路灯把我的影子不断地拉长又缩短,平时感觉近在咫尺的门诊,此刻却感觉很远很远。高烧正在一点一点击垮残留的意志,脚步变得越来越飘忽。终于在我即将晕倒的那刻,我踏进了那家门诊。

小门诊不需要挂号,医生也没有带口罩,见我进门,指了指桌前的凳子:“先坐下,什么症状?”他说话很利索,声音像钢珠一样一个个从嘴里蹦出来。

“发烧,该有的症状都有。”

他从抽屉里掏出一支水银体温计,甩了甩递给我:“先到那边坐下,量下体温。”他说完便起身,转到后面的药柜上跟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聊天。他们说的是方言,我一个字也听不懂,但从女人脸上的表情看,聊得很开心。

我找了个角落坐下,头依靠在墙壁上。大学毕业后,来这个城市已经半年了。我也学会慢慢融入陌生的环境,习惯人们的冷漠。只是今夜的悄悄升起的孤独,伴随着发烧令人异常难受。

突然飘过一抹绿色,眼前一亮,只见一个穿果绿色裙子的女孩。裙子有些长,小腿只露出了一小部分,却很细很白。她正四处张望着寻找医生,目光望向我这边时,给了我一个轻若云烟的微笑。

这个微笑,让人无法自持。刹那间,我觉得心里赫然一声,仿佛冻冰乍破,又似春潮奔涌。在此前,我从不相信一见钟情。但此刻,我的背后莫名生出一股奇异的电流,一直窜到了头顶,让我的烧瞬间退了一大半。

她站在药柜前,对着医生念了几个药名。声音极是悦耳动听,温柔婉转,如黄莺出谷,婉转悠扬;像娟娟泉水,沁人心扉。她买好药便匆匆离去,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。

匆匆一瞥,从未想过再见,却还是让我们遇见。

那天我在会客室整理着上一个求职者的简历。

“咚咚咚”响起一阵轻轻地敲门声。

我没抬头,懒洋洋地说了句:“请进。”

“你好,我是来面试的。”那熟悉地声音再次传入耳中。

是她!

她成了我的同事,我们在工作上配合地一次比一次完美,感情也在一点一点地靠近彼此。当我们最后明了对方的心意时,我激动得搂着她傻笑了很久。

后来, 我们同居了。每天清晨,当阳光滤过白色的窗幔,我都会起身去厨房为她准备早餐,吃过后,一起上班。每天傍晚,余辉如金,把天空镀成织锦一般时,我们一起去菜市场,买好菜回家,准备晚餐。我在厨房挥舞着锅铲,她在客厅摆放着碗筷。

喜欢她像小狗般,把脑袋使劲地往我怀里钻:“老公,你是世界上最勤劳的男人。而我,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。”

再美好的爱情,终究还是败给了残酷的现实。两个人在一起久了,茶米油盐伴随着鸡毛蒜皮,将我们当初的美好幻想一点点的磨去。她一次次的说分手,我一次次的挽留。终于在一次说“分手就分手”时,她搬离了我们的爱巢。

那夜的街头,她推开了我的手,冷风吹透了我的衣裳,第一次感觉到刺骨的冷。

三年,舍不得删掉她的微信,却从来也没敢再点开她的微信。七夕夜,我想起和她之间的点点滴滴,回忆都是那么甜。

独自一人端起酒杯,趁着醉意,点开她微信,唱了一首歌:我以为我能装做不听不看不过情人节,一切就会默默停在,你陪着我那一年,直到我发现自己逃离不开,狂欢的全世界,只好让回忆侵蚀心田......  

许久,她没有回信,只是在朋友圈更新了一条动态:来自KG音乐的分享歌曲,梁静茹的《勇气》,配文:可还记得当初签订的终身包年服务?

我鼓起勇气,发出一条微信:“能否赏脸陪我过七月初八?”

瞬间传来她俏皮地声音:“有陪聊费吗?”  
1245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