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154...
2018-12-02

和马来西亚最顶级的尸蛊师斗法,这次差点丧命。。。。。。马来西亚,这个国家的奇怪之处是两个大型岛屿组成的,接壤泰国的岛屿,叫西马,西马的富裕程度很高,也是马来西亚最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
马来西亚是一个穆斯林国家,但是佛教也占比重很高,在这个国家宗教自由,也不限制宗教的发展,本身就是一个宗教国家。

而在东南亚的国家中,马来西亚因为地域资源更丰富,历史更悠久。拥有上千年历史的马来西亚盛产降头师,在东南亚各国来讲,马来西亚是最早佛教和当地“泛灵论”历史上就传播在千年之前,而华人最早进入马来西亚后,更是有很多修真的道教徒进入马来西亚。

相信万物有灵的马来人,最早的时候融合了各地宗教的特点,把认为纹身就是把邪灵附体在身上。而马来西亚最恐怖的邪教就是万物有灵的泛灵论,其实泛灵论严格上来讲不是宗教,和萨满教巫师有异曲同工的效果。

马来西亚的降头师大多都没有宗教这一说,他们不认为自己归属在任何宗教的旗下,而是各自为战,如果有利益纷争的话,很多都是独自出站,很少有群体的组织。

而降头师中,也分很多种,比如黑白代表正邪,而降头师中最具代表性的不是这两种,除了灵降师和火灵师之外,厉害就是尸油蛊师,听起来就十分恐怖吧,这种降头师在马来半岛的名气最大,也是最犀利的一种。

这种降头师,八字是极阴属性,三岁的师父就必须跟着师父在坟墓里面生活,常年和尸体为伴,炼制尸油是最基础的,因为看惯了生死,所以从来不把生活当回事,他们学习的尸油蛊术也是最残忍的,最开始就是在自己身上试验,因为试验难免会有伤害,虫子会把自己的身体钻上一个个洞,而在这种伤害下,他们就必须用纹身来遮盖自己身上的疤痕。因为每个蛊师身上都有一定的伤口,痊愈后自然会有疤痕了。

他们的前身早已经看清生死,他们的师父大多都是花钱买来徒弟的,马来人生孩子多了,因为经济原因就会把孩子半卖半送给这种蛊师当徒弟,而生死早已经有了约定。这种蛊师在小的时候练习蛊术难免会有死亡率的,死亡率还不低,造就了他们冷血的原因。他们早已经把神后的家人,亲人看成是陌生人了。

所以他们和一般的降头师区别很大, 也心狠手辣的更力道。所以很少人敢惹这种尸油蛊师,不过也有意外,在前些年我就遇到过一位,从而发生了一系列的故事。

马来西亚的华人和泰国华人不同,可以说泰国人因为是来自中国的移民后代,他们的祖先最早接受了汉人文化的影响,智慧程度和文化理解程度比较高,他们的统治者知道汉人因为族群的关系,一般不愿意更名改姓,或者和当地人通婚。

所以,他们从曼谷王朝第一代开始就已经同化汉人,给汉人一定的优待,当汉人是自己人,所以汉人移民到泰国后,大多已经更名改姓,和当地人通婚,就现在泰国来讲,混血的汉泰族人占据了一大半。

马来西亚的马来人,最早生活在马来半岛,因为族群最早接受的文明是印度文明,印度是等级分化很严重的国家,因此马来人普遍对于这点很认同,在马来半岛奉行马来至上的标准。马来人处处要高其他种族一等,要不然新加坡也不会在两年时间就给踢出局,毕竟新加坡汉人有八成之多,因为担心华人多了,马来人的优越感就没有了,所以新加坡被逼独立出去了。

可想而知,华人在马来的地位了,自强的华人因为经常受到当地人的排挤,举步维艰。但是华人的聪明程度是很高的,当地恰恰有钱的都是华人,好吃懒做的当地人并没有多大的贡献。此事也造就了华人社会族群的民族认同感,所以在马来的华人是坚决不改姓的。

他们保留了本民族很多的东西,同时也遵从祖先的姓氏,和泰国人更名改姓有显著的不同。

而华人因为富裕程度很高,同时民族认同感强,有困难也相互帮扶,后代也受到保护,就算是生活在村寨的华人也会去当地的华人学校接受教育,特困的家庭,华人的组织会帮扶你养活你的子女。所以华人的子女,基本上没有做降头师的徒弟,这点和泰国有很大不同。

所以在马来西亚,这种炼制尸油的蛊师大多是马来人,也有少许的印度后裔和其他族群。因为他们大多好吃懒做,子女多了就卖出去给蛊师做徒弟。

当地人的民风粗犷,野蛮的个性,从而造就了尸油蛊师的狠毒心性。他们因为常年炼制尸油,身上散发出浓浓的尸身臭味,因为味道的浓厚,相隔数米就可以闻到,他们的能力很多人可能了解不多。

尸油蛊术,是马来降头术最为狠毒的一种,他们利用尸体炼制的尸油召唤附近的恶灵,恶灵对于尸油有特殊的癖好,从而会听从蛊师的指挥,能够让被下降头的人,神志不清,意识模糊,甚至失去理智。这种降头最大的特点是,稳,准,狠,让被下降头的人立刻毙命。

被车撞死,自己自杀,或者是各种惨状都有。而这只是其中的一种,因为这种降头师还可以有时间的跨度,让被下降的人整天生活在幻境中,也就是通常我们所说的精神病,他们可以幻觉周围都是鬼,或者是遇到不可思议的场景,或者整天会以为别人会害死自己。

当然这些都是小菜,为何叫尸油蛊师,他们最厉害的招数就是让正常人身体上长虫子,也就是“蛊”被下蛊的人,可以说是极度的痛苦的,这种尸油蛊,是养在尸上的,马来西亚因为穆斯林的缘故,实行的是土葬,这正是这种尸油蛊师的乐园,他们从小就生活在墓地,深入简出。

利用尸体炼制尸油,然后将蛊虫放进已经死去人的尸体里面养着,坟墓里面新鲜的尸体通常是他们的最爱,尸体腐烂的时候正是蛊虫成长的母体。蛊虫经过撕咬尸体后,渐渐成长。

而蛊虫的生长绝非简单,过程相当复杂,而且繁琐。有时间我会将炼制蛊虫的故事写一写,保证让你们打开眼界,在这里面只是一笔带过。从蛊虫的幼虫期到一只成虫,需要耗费蛊师大量的时间和精力。但是蛊虫的成虫成就之时,也是蛊师的成就之时。炼制一只蛊虫的成虫,尤其是拥有虫王,那种尸油蛊师就是蛊师中的精英。

他们利用蛊术帮助雇佣的信徒办事,收取报酬,这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,越是凶悍的尸油蛊师,收费当然也水涨船高了。

前些年我遇到的这位尸油蛊师是马来西亚很是有名的一位,在西马他的家乡,他是首屈一指的蛊师,他曾经制造过当地一家十七口的惨案,也影响过当地的选举和商业运作,可以说他在当地警察都不敢轻易去惹的人物。

而就是这位尸油蛊师也差点要了我的命。

故事的开始是因为我的一个信徒,这位信徒掌握了一个商业集团的秘密,虽然他只是一个后勤主管,但是权限很大,在这个商业集团他参与了很多事,也因为在这个集团工作二十年的原因,很多内部消息都了解。

大老板是特别信任他的,而后来这个掌握集团的家族出现变故,大老板掌门人突然病故,因为去世的比较仓促,所以造成了遗产分割不清,加上很多资料掌握在她的手里,她就成了这些人的目标,从小胆子就很小的信徒不知道该如何处置,就一直躲着。

而这家人的长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,如果她不出面财产就均分。而长孙最大的缺陷就是因为是小三所生,也就是不是正统。而这家的大老板是爷爷辈分的,从小接受传统教育的他看不上这个孙子,一直不肯让其入门。但是他们家的长子是包办婚姻,和正夫人没有感情,反倒和外面的夫人生活。

而这个外面的这个夫人倒是争气,正夫人没有孩子,她倒是接连生了几个孩子,后来尽管老爷子反对,但是这个长孙还是来到集团工作了,一直在集团内部工作的长孙深知集团的内斗,所以就一直盯着家族的财产,因为不是正统,他一直都十分的歹毒,希望独吞家族所有财产。

但是因为一直没有得到承认,以后家产没有他的份儿,但是偏偏去世的老爷子认为自己年轻没有立个遗嘱,突然去世了。所以长孙就有了可乘之机,但是老爷子一直很多的资料都保存在这个管后勤相当于总管的手里。女信徒五十多岁了,还有家人,不想惹上事端,便一直将资料藏起来。她也不知道该信任谁,把东西交给谁才行。

因为压力巨大,她的头发一夜间白了头,也身形憔悴,瞬间苍老了许多。她得到这个家族二叔的消息,这个二叔就是大老板的弟弟,说长孙找了马来西亚的蛊师对付她,想让她不得好死。她非常的害怕,就找到我,希望我能够帮助她。

而当时我正参与韩国首尔的一个风水案例设计,所以就回复她先给她一个法宝应付下,我很快几天内就回来。于是我的一个徒弟就把我的紫白金青给了她,她戴在身上一直焦急的等我,紫白金青是和我心意相通,等同于元婴期的法宝。所以法力无边,也能够抵抗很多高手的进犯,能够在事主的身上形成结界。

而就在我赶回来的时候,情况真的很危急了,信徒身上开始有黑色的淤青,意识也多少有一些模糊,加上几天不吃不喝,更加的憔悴。我知道她除了心里压力大,这个蛊师的能力也非同一般,能够在结界的情况下连续下了几次蛊,还有蛊虫王的加入,数次撞击了我的结界,差点毁了我的法宝。看了一眼法宝,尽管没有损坏,光芒却没有此前的明亮,我明白法宝也是用尽了元阳,护住了事主。

相信如果我在晚几天回来的话,这个法宝就差不多失去效力了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有这么大的能力呢?信徒说最近她好几次都想死,而且好像有什么东西牵动她一样。我说这就是这种蛊师厉害的地方了,他会心意通,利用磁场干扰你的脑电波。

我立刻醒悟过来,在我的身边搭了一个结阵,而这个时候因为对方反应的很快,我身上很快起了一层蛊虫的青斑,顺着血管飞快的暴走,我开始浑身疼痛,那种撕心裂肺至今都无法忘怀,我赶紧用朱砂困住了蛊虫的蔓延,然后右手拿着招魂铃摇动起来,蛊虫在听到招魂铃的迷魂响,停止了脚步。

在蛊虫停止前进的时候,我马上反应过来,结手印将蛊虫驱除,但是身上因为蛊虫的运转已经鲜血淋淋,幸好没有伤及经脉,这种蛊虫反应特别快,可以十多秒就将事主心脉给啃断。我当时幸好是反应的够快,加上本身的身体扛得住,但是也是后来在我背后密密麻麻留下了蛊虫洞,只是因为恢复的很好,看起来像是红点一样。

只是这个尸油蛊虫是尸体养大,所以特别熟悉身体构造,一旦让其给咬住必死无疑。我马上结阵对抗对方蛊师的伤害,想沟通蛊师停止争斗,但是对方一言不发,似乎想要和我一决高下,抱着必死的心态。他利用结蛊的办法,赶着更多的蛊虫向我杀来,一团黑色的迷雾在空中笼罩,我叫信徒家人赶快躲在她们家安全的地方。


这迷雾我也搞不清楚是什么,但是肯定是有毒的,在空中盘旋了很久的冲时迷雾中的恶臭十分明显。这是瘴气,也是蛊师的必备杀技,我立刻用自己的方巾捂住了嘴,同时利用空隙将我的清心咒念诵,用手印打出了一道符咒,瞬间将迷雾打散,但是空气中的臭味依然很浓。

和这个蛊师不能够用时间来打持久战,毕竟他不惧怕这个,蛊虫能让他的精力倍增。我利用了天时地利的原因,召唤了饿鬼道很多的鬼差帮忙,将蛊师的周围布满了黑气,利用五行天罡法脉将法器:“奔雷“打出来,奔雷是我的必杀技,只对有法力的人有效。奔雷一声轰响,那蛊师经手不住我这一手,吐血倒下。

他倒是很爽快,知道打不过我,一声不响的就走了,但是他只是受了一点轻伤,而我却是住了半个月的院。

为什么打不过我,我却是受伤比较严重呢?蛊师很多人不了解,他的皮糙肉厚,常年和蛊虫为伴,身体和野生的野猪一样,早有一层尸油护体,那尸油和有成百上千个人一样护着他,他常年不洗澡。所以他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就知道我不好对付。

而我血肉之躯,虽然也是道家养成,但是和他比,的确是比不过。

后来信徒的事情因为这个家族二叔出面,得到圆满解决也算是有一个了解了,那个长孙后来还和信徒打听,问我是谁。说那个蛊师说;对立的那个通灵师,的确法力很强,在中国还是头一次遇到。
1826 阅
0 评
热门评论↓
暂时还没有评论